宇宙甜心二花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词青】方十七和他的柳词哥哥(1)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01
柳词大概百分之一的几率直播,百分之一的几率直播剑三,百分之一的几率直播单排。 
一晚上打得很顺,可能因为今天黄历比较正,柳词决定今天晚上单排22冲一下2500,开了盘赌今天能不能上2500,虽然很多粉亲切地表示不存在的,柳词看了看自己2487的分觉得自己肯定能打他们脸。 
读条青竹书院,懒得看装备奇穴的柳词直接过去八卦对面万花秒了气纯,对面连镇山河都没来得及下。 
直到柳词看到自己身上的dot才发现对面其实是花间气纯。王者配置气花。 
“菜呀……气花怎么……”话说到一半忽然硬生生截断,正好对面的花间退了跳出结算界面,柳词僵硬地说了句“临时有事直播就先关了”然后匆匆下了播。
甚至不太敢看吵吵闹闹的弹幕。
耳机里随机播放的歌单应景得要命。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争不过朝夕,又念着往昔” 
“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 
 
柳词摘了耳机扔在桌上,伸手捏了捏鼻梁,然后对着荧蓝色的屏幕发呆。 
很多东西都是这样,猝不及防地发生在你眼前,明明前一天还约着一定要气花登顶,第二天就拉黑删好友转服。 
花舞剑有次笑着说,很酷。 
柳词说是啊,真他妈酷。 
酷得连steam好友都删了。 
“方青砚”这三个字在柳词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了。 
柳词想不太明白,明明是对方错了,为什么他就不愿意来道个歉呢,跟说句话还拿他当儿子宠。 
可是上天入地方青砚,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第一个星期柳词每天盯着微信,熟悉的备注再也没有在锁屏上弹出来过未读消息。 
第二个星期柳词偷偷去方青砚直播间看他最近都在干嘛。 
第三个星期柳词的手机桌面换成了道长和花哥的截图。 
第三个月第四个月。 
一年,两年。 

柳词的手机桌面早就换成了性冷淡风的纯色。
微信曾经置顶过的聊天对象也早就删除了记录。 
这么长时间得不到回应,谁都不是傻子,谁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不是吗。 
柳词对自己生活现状没有到特别满意的程度,但是现在这样很好不是吗。没有深夜还需要惦记的人,也没有不敢承认却真实存在的喜欢,也没有不顾一切想要找到一个人的勇气。

柳词伸手关了电脑,起身去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就着窗外川流不息的灯光喝完,然后洗了个脸躺在床上。
又是一天。

柳词梦见了下播前被自己秒了的气纯大兄弟。
大兄弟说,你帮我做一件事,我满足你一个愿望。
柳词说行。

然后一睁眼发现周围是陌生的环境。
柳词想说句,你别搞我啊,然后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是一句细声细气的,喵。
柳词内心充满惊恐。
然后听见一个少年音喊到:“方青砚快点!走啦!”
柳词:……???
然后眼前一片阴影,自己忽然离开地面,好像是被抱起来了,一个人亲了他一口又把他放到地面上,匆匆开门走了。
“砰———”
门被关上了,一片寂静。

柳词闭上眼睛,数了十个数,睁开眼睛发现还是这个不熟悉的地方。
………什么情况?
柳词低头看自己的手,看到两只毛茸茸的爪子。
他抬右手,爪子也抬起来一只。
他想开口说话,空气里就是软软的一声喵。
柳词看了看周围,发现前面有个落地镜,赶紧走过去,发现镜子里是一只猫。
一只花猫。

觉得自己见过大风大浪的柳剑神眼前一黑。


02
方青砚又是被噩梦吓醒的,一年多了内容还没怎么变。
他在梦里看着眼前那个青年的背影,说对不起。
青年头都没回就走了。
他在后面怎么喊也喊不回来。

方青砚从一团被子里坐起来,一脑门的冷汗,抬手抹了抹又躺了回去,却发现已经没了睡意。
他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然后从枕头下拿出手机按亮,凌晨两点半。
打开微信的收藏,里面整整齐齐列着一排时间或长或短的语音。
都来自同一个人。
柳词。
他一条条点开听,手机听筒里传来的男声熟悉得要命,一点点的沙哑又带着点小口音。
语音里说,儿子明天晚上我有事打不了啊。
儿子你吃饭了没,我们单位这个炒菜大妈是真的菜。
儿子我今天又买了一箱旺仔牛奶。

“说好了呀,气花不登顶不A好吧。”
最后一条语音。

方青砚把手机扔在一边,胳膊盖住了眼睛,黑暗里传来一声小小的,吸鼻子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方青砚又起晚了,这个毛病自从来了加拿大一直没有改过来。最开始起床困难自嘲说时差没倒过来,一年多了还在倒时差。
不过是因为之前有人每天早上像闹钟一样准时打电话过来。
方青砚扒拉了一下乱糟糟的刘海,翻身下去换衣服,一边换衣服一边四处找自己的猫——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方青砚从桌子上抓了一盒前几天买的饼干扔进包里,一手扯着包出了卧室,在客厅的沙发里看见了窝成一团的猫,拎起来亲了一口赶紧关门跑了,生怕猫忽然扑上来挠他。

这只猫是不久前在楼下捡的,那天下雨,外面阴沉沉的,方青砚背着包要开门的时候听见一声特别细弱的“喵”,云吸猫久了听见猫叫特别敏感,赶紧打开手机手电筒低头去看,就看见它可怜巴巴地趴在墙边。灯光照了过去,小猫抬起头喵了一声,方青砚看了那张猫脸心里卧槽了一下,弯腰把猫抱了起来。
猫的脾气不太好,不怎么亲人,没事挠破个枕头,打翻个垃圾桶,后来趁它睡着把它捆在小毯子里才老实点。
从来不让人亲,亲了就要挠人。

方青砚背着包哼着歌,心情很好。
亲猫得逞美滋滋。


03
变成猫的柳词发现屋子里的人都出门了,就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没看出什么来,还有两个卧室,他选了一个走进去,不是特别干净,入眼就看见有几件衣服随便堆在墙角的小沙发上,一个衣柜,一张床,一张方方正正的桌子,下面摆着一个篮球。 
柳词跳上桌子前的扶手椅,椅子里面铺了厚厚的一层垫子,趴上去软软的,又借着跳上桌子,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桌子上面压着一层透明的玻璃板,趴上去有点凉,柳词抬起两只前爪试图减小接触面积,晃晃悠悠还是失败了。 
然后他看见桌角那边的玻璃板下面好像夹着什么东西,一步一停地走过去,一低头就愣住了。 
再熟悉不过的一张截图,道长和花哥在老长安JJC排队npc前面截的。 
只此一张,别无分号。 
——也是很久以前他的手机桌面。 
 
柳词忽然想到,自己刚睁开眼睛有意识的时候听见一声“方青砚”。 
原来不是错觉啊。 
 
原来这个少年养了猫啊。 
柳词一边想着一边闭上了眼睛,算了,随遇而安吧。 
 
那个气纯大兄弟又出现了。 
“这只猫因为不久前受了惊吓,所以灵魂有点弱,你帮忙修补一下,事成之后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这么巧的吗?别搞我啊。 
“只占用你的睡眠时间,这里是加拿大,和你有14个小时时差,刚好这边的白天你在睡觉……这年头,加拿大的业务不好找啊……”气纯碎碎念,“所以你不用担心第二天工作的时候没精神。” 
“持续多久?” 
“这个我也不能确定,要看天意吧。” 
“……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 
CNXM。 
柳词在心里说。 
 
柳词醒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思考怎么敬业地做一只猫,至于是谁的猫不重要,自己只要好好当猫,按时吃猫粮,安静躺着被撸毛就可以了。 
说起来还不知道这只猫的名字,要是有人叫它怎么办,装没听见? 
 
正想着,门外传来咔嗒一声,两个人走了进来。 
“妈的我刚才应该是吃撑了。” 
“我也有点,倒点水喝吧。” 
 
柳词眯着眼睛看了过去,从声音分辨出了哪个是方青砚。 
一手拎着包,另一只手拿着一根……棒棒糖,表情不太耐烦。 
柳词忽然有点想笑,和一年多前一样,一开口就有种“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啊”,但是萌也萌在这儿。 
那时候一听见方青砚发狠说“CNM”,“CNXM”,自己就想笑,也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方青砚一进门就盯着他看,看得柳词心里发毛。柳词忽然想到刚才自己想了一半的,有关于猫的名字。 
不管方青砚等下喊什么,肯定是这只猫的名字,自己只要扑过去就好了。 
嗯,是一只好猫。 
……柳词居然有点紧张,怕自己老年人反应不过来。 
 
方青砚嘴刚张开,他后腿一蹬就窜过去了。 
“傻逼柳词。” 
——柳词听清他说的什么已经晚了。 
CNXM方青砚。 
这猫什么破名字。 
CNXM。 
 
柳词感觉到方青砚眼睛亮了亮。 
“傻逼柳词。” 
“傻逼柳词。” 
“傻逼柳词。” 
方青砚拿着棒棒糖的手不停换着高度,连着叫了好几声。 
 
柳词决定要做一只好猫,装作非常开心地跟着棒棒糖跳来跳去。 
CNXM。


——TBC

变猫这个梗是这样的,方青砚微博有张猫的照片,蹲在行李箱上那个,角度真的很像剑神。
(真的好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10)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