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甜心二花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词青】方十七和他的柳词哥哥(2)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前文点这里→前文


04

方青砚今天早上又没时间吃早饭,到教室以后随便啃了两口饼干喝了瓶矿泉水就当吃过了。中午因为忽然犯困又在教室里睡过了午饭时间,饿了一天晚上和同学一块出去吃饭,结果一个没节制吃撑了,回家的路上感觉走路都在反胃。路过楼下24小时便利店想买根棒棒糖,被迫从草莓和柠檬中间选一个,又不知道怎么回事拿了草莓味的。

拿在手里就开始后悔,草莓的甜吃了更腻吧。

方青砚缩了缩手,觉得有点冷,最近温度降得太快,翻出最厚的羽绒服还是冻得有点哆嗦。

 

方青砚进门第一件事其实是想赶紧给自己倒杯水压一压,关了门回头忽然看到看到了客厅一边趴着的猫,仔细看那种既视感又回来了,他有点想笑,又不想承认自己随便捡的猫长得居然有点像柳词。

“傻逼柳词。”他忽然福至心灵地喊了句。

然后就看到那只猫闪电一样冲过来。

他发誓从来没见过这只猫跑这么快,平时叫它的时候眼皮都不带动的。

方青砚今天一万个惊喜。

惊喜地叫了好几声“傻逼柳词”,用棒棒糖逗着猫,看它跳来跳去的样子,刚才吃撑的烦躁感倒是少了很多。

他就这么站在门口逗了几分钟的猫,室友已经换了睡衣从里面出来,看见蹦起来的猫有点惊喜,“今天这么可爱?”,凑过去想摸一把,却被猫灵敏地躲掉了。

“快进来把衣服换了吧,怪冷的。”

方青砚这才蹲下身抓住猫亲了一口,然后进屋把身上的寒气换掉。

 

换了睡衣出来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坐在客厅沙发上捧着玻璃杯小口小口喝着,还能暖暖手,忽然想起来今天还没喂猫,又起身从袋子里倒了一杯猫粮进去,端到猫眼前。

看着猫把毛茸茸的脸埋进小盆里有点想笑,想起来刚才买的棒棒糖,拿起来撕开包装纸扔进了嘴里。

还挺甜。

也不怎么腻。

伸手呼噜了一把猫,进屋去了。

 

方青砚今天晚上本来想单排花间娱乐,上了号又不自觉地点开好友列表,第一个分组里“风九卿”明晃晃地列在那里。

双向好友。

好感度0。

 

鼠标在ID上停住又挪开,然后又挪回来。

方青砚有些烦躁地摔了鼠标,从床上爬起来,去客厅冰箱里拿了瓶冰水进屋。

对着空白的桌面想半分钟干什么,打开收藏夹点进B站找了一会儿,发现没有新的柳词直播的录屏,鼠标一划关了页面,又打开另一个来看。

第二届大师赛线下赛的录像。

他总是能准确地从吵吵闹闹的开幕式里找到柳词出场的时间。

20分29秒。

听到主持人说“能躺就躺,绝不上场”的时候,方青砚咧了咧嘴。

 

方青砚抬头瞟了一眼门口,看到猫晃晃悠悠地走进来。他惊喜地跳下床一把搂住猫重新窝回床上。

顺便低头亲了口猫两只耳朵中间。

今天也太粘人了吧。

 

看完开幕式,又去找柳词出现的场次,醉雨话禅对水月无妄思。

前面的选手介绍部分,轮到柳词的时候解说还在开玩笑说“到底是柳词歌妤(yú)”还是“柳词歌妤(shū)”

方青砚一手去挠猫下巴一遍小声嘀咕说是傻儿子。

 

“这个也不用多吹啊,知名,国服,最顶级,之一的一个气纯大大。”

“我记得他的口头禅是,奶妈八了,一刀。”

方青砚又有点要笑,想这可是我的气纯。

笑到一半又觉得这曾经是我的气纯。

我可不是柳词的小宝贝。

方青砚对那个在基三时刻看过一眼的奶花ID念念不忘。

 

终于看到柳词上场,气明歌对鲸霸毒。
不管看了多少遍,开场之前总会祈祷一下希望柳词能赢,虽然和当时隔了好几个月的时差。
至于看到慕月淅扶摇在空中还是被击杀的时候还是心里一抖。
他看着柳词等杯水,他看着柳词等过了杯水交了紫气韬光还是没有认输,他看着柳词还躲在柱子后面找机会。他看着柳词那么认真比赛。

“你看,气纯登顶还得气花吧。”
方青砚揉着眼睛。

 

 

05

柳词看着装猫粮的小盆心情复杂,盆有点深,要伸长脖子才能够到,但是一直伸脖子怪累的,想了想干脆一头埋进去算了。

脸着地吃法,柳剑神发明。

别称,柳剑神吃猫粮法。

 

柳词在外面吃饱了,一抬头发现方青砚早就进了屋里,甩甩尾巴觉得无聊,于是决定过去看他在干什么。

刚一进去就被方青砚伸手捞过去抱在怀里,还被亲了一口头顶。

柳词觉得自己心脏不是很好,提醒自己有时间记得去医院查查是不是早搏。

 

他视线刚好看得到方青砚在键盘上敲击的手指,指甲剪得甚至有点秃。

柳词有点想笑,多大人了。

 

“水月无妄思这边的气纯和明教在下一场是有机会上场的……”

柳词的注意力忽然被拉到笔记本屏幕上。

“因为第一局双ban掉了明教和气纯,这一局是没法针对性的……我们可以期待一下第二局会不会考虑……”

“有一个躺尸选手终于要上场了。”

“如果要上气明的话,他们有没有可能去ban掉一个霸刀……”

无比熟悉的对话。

是了,这确实是自己第二届大师赛仅有几次上场的情况。也是线下赛坐在比赛台上,第一次拿起鼠标,不再是那个“包团1w,共战8k”的“躺尸老板”柳词。

虽然也没什么效果。

 

柳词没想过自己时隔这么久还会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再次回顾这场比赛,他本来以为赛后他一遍遍地看录像,进行复盘,然后就可以把它封存起来不再拿出来。

千算万算,算不到还会看到。

就像很多事情本来以为永远结束了,却还是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回到你的面前。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纯阳宫气宗门下弟子柳词,至今不敢专业从事算卦一行,怕被人拆台。

话不敢说绝,怕日后重逢。

 

虽然距离上一次看这个录像已经挺长时间了,可是柳词还能清楚地记得每一个细节。

 

因为大月被隔墙裁骨给了第一个山河的自己。

想秒对面鲸鱼结果隐身浪费了一波紫气韬光的自己。

因为失误八卦打在打在小千蝶上的自己。

大月被压技能真空扶摇到空中被击杀而没有技能保队友的自己。

杯水的30秒也没造成击杀的自己。

赵若曦被隔墙裁骨击倒给了最后一个山河的自己。

赵若曦被击杀秒退的自己。

 

显示屏上出现了结算界面。

 

柳词看着结算界面思维有些发散。

自己如果没有退,继续卡视角会不会造成奇迹。

然后又想自己何必找难堪。

想过要是自己没有失误过就好了,比如那个心急打在了千蝶上的八卦。

同时也会想,要是自己玩的不是气纯就好了,要是自己不只玩气纯就好了。

一代版本一代神。游戏里最简单的道理。

可是柳词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一口气咬死不玩别的职业。

有时候他也会想,他玩个霸刀,或者少林,或者别的什么,就不会仅仅一个“躺尸老板”的称号,就不会仅仅这个成绩。

没由来的有些固执。

 

他听见方青砚说了句,“你看,气纯登顶还得气花吧。”

 

柳词忽然有点烦躁。

方青砚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当初是谁跑了的。是谁一声不吭删好友就滚到加拿大去的。

你有什么立场说气花。

 

柳词“喵”了一声要从方青砚怀里跳出来,空气却好像忽然凝固了。

一颗水珠砸在他的爪子边。

 

 

06

方青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

可能是晚饭吃得胃不舒服。

可能是加拿大入了冬太冷了。

可能是有点想家了。

也可能有点想屏幕里的那个气纯了。

 

方青砚低着头把脸埋在猫厚厚的毛里,哭完了吸鼻子,结果猫毛进了鼻子里,痒得他把头抬起来冲着天花板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从床头柜扯了张纸擤鼻涕,把纸团远投想扔进桌子旁边的垃圾桶里,结果纸团在桶边弹了一下掉在地上。

“操。”

方青砚小声骂了句,把猫从腿上拖走认命地爬下床捡。

捡完纸团直起身子看见书桌上的表,十二点多了,想了想还是去刷了牙。

结果一进来第一眼没找到猫,方青砚吓一跳,走到床边就看见猫自己躺进被窝里,还在枕头上露出来个脑袋。

“诶……你是不是猫精啊?怎么还会给自己盖被子的啊……”方青砚笑。

怎么以前不爬床的啊。

方青砚嘴角带着笑亲了亲猫,把床上的笔记本放到桌上关了机,手机扔到床上,然后关了床头灯。

 

他好像忽然想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一年多执着于各种渠道去了解他,却始终不敢跟他说一句话,也不敢点开当初删了又偷偷加回来的头像。

每天看一万遍他的微博也不敢点一个赞。

每天找人问他最近在忙什么,在打哪组号的排名。

每天蹲在他的直播间看他在哪个服瞎比战场,然后光速找号,虽然基本上挤不进去。

 

既然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小心思,或者说企图心。

也不管他是不是装作不知道了。

 

那就让他知道吧。

 

方青砚在黑暗中摸了摸趴在自己旁边的猫。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8)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