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甜心二花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词青】早恋了解一下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校园设定 架空

*几句话松越


我遇见你,都是人间最好的事。

 

 

 

方青砚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拿着刚从学校超市里买的茉莉清茶,去考试,对,去考试。今天是高三第一次月考,虽然对他来说和之前的考试也没什么不一样,还是熟悉的考场。

他们学校考试有个传统,按照成绩分考场,一学年总共13个班,分AB考场,每次都在13B考场的小方同学已经习惯了。

进了考场发现又都是熟悉的面孔,小方同学转了一圈打完招呼,发现自己这次的座位正好在第一排,放下书包就差不多开始发卷了。

拿到卷子龙飞凤舞地写了自己的班级姓名学号,从笔袋里翻出答题小帮手橡皮,拆掉包装纸,四面写了ABCD在桌子上滚着玩,滚到谁就选谁,每题滚三次,可以说是非常严谨了。

随便写了几笔简答题,好不容易写完最后一道,笔盖儿一盖扔进笔袋里就开始四处看,发现墙上的钟分针才走半圈,结果一回头看到周围的同学全都写完了。

方青砚的未解之谜之一,为什么别人答卷子比他还快。

他还是像平时一样想找监考老师聊天,这才发现这个老师之前没见过,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很温和。

 

他问:“老师你是新来的吗?”

监考老师正在看手机,听见他说话愣了下,抬头看他一眼,“我是实习老师,本来应该监考的老师有事儿,就让我来了。”

“啊,老师我该怎么叫你呀?”方青砚手肘支在桌上撑着头。

“花舞剑。”

“这名字还挺好听的啊,”他想了半天话题,“那是姓花吗?”

“我这是,”花舞剑一个微妙的停顿,“……艺名。”

 

花舞剑是师范学校的大四学生,现在开始到高中实习,负责带他的老师说女儿生病了,只能拜托他来替一次监考。他来之前做了半天准备,本来选了一本有深度又不是太深的书打算看,以防被这些学生看轻,结果一来考场就十个人。他想着还不如玩手机,就收了书玩愤怒的小鸟。

正在他和绿皮猪们奋斗的时候,柳词来了微信问他在哪儿,说装着自己设计图的U盘前两天吃饭的时候拿错了,急用。

花舞剑回了句在监考,那边说过来拿,他报了地址就听见第一排的男生跟他说话。

 

方青砚可以说是非常受中老年妇女喜欢了,毕竟长了张好看的脸蛋说话嘴也甜。花舞剑此时还不知道方青砚已经把他划到和中老年妇女一个阵营了。

 

柳词找到教室透过玻璃窗看见花舞剑在跟一个男生聊得挺开心。

“花老师我跟你说,我他妈在这个考场都一年了,最好的一次差三个出去。”

男生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稍微有点凶,尾音扬了扬又好像在撒娇一样。

花舞剑笑:“别说脏话。”

柳词听见这句话有点想笑,心里想现在的高中生这么萌吗?

他把头伸进去用气音叫花舞剑,花舞剑起身的同时刚才说话的男生也偏过了头,好像愣了一下然后又冲他笑。

右边脸颊居然有个小小的梨涡。

 

方青砚听到有人说话下意识地看过去,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脑子里一瞬间刷过去一条“真好看”的弹幕,就死机了。

等他重启完成那人早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正好这时候打了下课铃,花舞剑走进来说“来,交一下卷子,就这么几个人我就不下去收了。”

方青砚交了卷子对着正在整理东西的花舞剑说,花老师。

花舞剑正在数卷子,头都没抬就问什么事。

方青砚握了握拳,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花老师能把刚才来的那个人联系方式给我吗。

花舞剑觉得自己最近可能太累了听力不好没听清学生说了什么,你说啥?

 

“我说,花老师可以把刚才那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吗。”

不但中气十足,还有点理直气壮。

花舞剑停下整理卷子的动作,抬起头瞪着他。

方青砚站在讲台下面,有点身高差让他不得不仰起头,一直看着花舞剑没动。

花舞剑不说话,就是觉得自己眼睛有点干。

方青砚也不说话,也觉得自己眼睛有点干。

 

花舞剑别开头视线回到手中的卷子上,听见男生又特别小声地叫自己:“花老师。”

 

花舞剑眼皮撩了撩,数卷子的动作没停。

旁边有人问方青砚要不要一起回家,他摆摆手没说话。

 

花舞剑把整理好的试卷放到档案袋里封好,从包里拿出来个本子撕了块纸写了一串数字上去,然后递给方青砚。

“给,”花舞剑拿了包和档案袋走下讲台,“他微信。”

方青砚愣了愣赶紧接过来折两下放进口袋里:“谢谢花老师。”

 

花舞剑往试卷室走的时候听见后面学生的对话。

“方青砚你刚才跟老师说什么啊?”

“要你管?”

他摇摇头笑自己总是心软给了柳词微信号,也不知道柳词这个逼怎么说他。一边想着一边拿出手机给柳词发微信。

“我把你微信号给我学生了。”

那边回的很快,“啊?你别搞我啊?”

“就一直跟我说话那个,你有印象没?”

这次对面沉默了大概两分钟,“……有点。”

有印象就行,管他干嘛,一个高中生能有啥大事儿。

花舞剑做好心理建设就收了手机。

 

方青砚回到家甩了书包拿过手机打开微信,从兜里掏出了那张一路上被揉得皱皱巴巴的纸片,对着上面的那串数字一个一个输入。

点了查找结果发现微信头像是个挺丑的,黄不拉几的表情包,班上同学都挺喜欢用的,只是高冷方少不屑与他人为伍。他还隐约记得那个表情包好像叫什么比卡什么龙。

方青砚又对了两遍微信号,没输错,然后心里一抖,妈的该不会花老师记错了吧。

还是点了添加到通讯录。

 

柳词从食堂窗口端了烤肉拌饭出来,刚放到桌子上就感觉风衣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赶紧拿出来看,发现是个微信好友申请。

应该是花舞剑说的那个学生吧,柳词点了同意,跳出了“您已添加对方为好友”的字样。

柳词看了一眼头像,一眼看上去黑乎乎一大片,他特别有闲心地放大看了看,这才看出来是个黑白颓废风的……欧美硬汉照。

他右手的勺子停顿了一下,锁了手机屏打算好好吃饭。

高中生这么中二的吗?

 

方妈妈在客厅叫方青砚出来吃晚饭,他惦记着对面怎么还没有通过好友拿了手机到饭桌上,被妈妈瞪了一眼,赶紧老实地又放回了屋里。

方青砚这顿饭吃得心不在焉,夹了一块红辣椒就往嘴里塞,火辣辣的味道从舌尖直接窜到天灵盖,反应过来赶紧去洗手池呸了半天,又喝了一大杯白开水。

面无表情地回到饭桌上,无视了爸爸妈妈还有妹妹探究或者担忧的眼神,埋头吃完饭回到卧室把门一关,赶紧扑过去看手机,发现对面通过了好友申请。

 

“那个”

方青砚打了两个字发出去以后就后悔了,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早知道问个名字好了。

有点僵硬,不知道说什么好,结果那边发来一个“?”。

小方同学遭遇了从未有过的冷场。

 

柳词坐在桌前等电脑开机,随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那个高中生发了一句“那个”过来,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他想着对面应该没发完,就等下一局过来,结果等了五分钟对面毫无动静。

他没沉住气,打了个问号。

这次对面倒是回了,还挺快,就是内容有点一言难尽。

 

“没什么经验不知道怎么开头,问一下你有女朋友吗?”

“……啊?”

“请问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那你有男朋友吗?”

“……”

“有没有?”

“……没有。”

“哦好的。”

 

柳词内心仿佛刚刚蹲在地上哭结果被男朋友山羊跳的无辜少女一样,想说的太多又不知道从什么说起。

这时候高中生又发了消息过来。

“那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方青砚,A高的。”

“高三2班。”

“性别男。”

“身高170。”

“双子座。”

 

柳词努力地回忆了一下高中生的长相,除了那个小小的梨涡以外什么也没想起来。

但是眼前情况有点严峻,他权衡了一下把聊天记录截图给花舞剑。

“现在高中生怎么回事?”

果然那边迅速地发过来一串幸灾乐祸的哈哈哈,后面居然还带了个“嗝”。

柳词觉得这个人问题很大。

“那说明你宝刀未老啊。”

“这样的嘛?那你跟我同岁不也是宝刀未老吗?”

“那他怎么没加我微信啊?”

“……CNM”

 

方青砚捧着手机等回复,结果自己发了这么一大堆对面也没给回应,有点委屈,但是也豁出去了,小方同学决定纠缠到底,不是你死就是你亡。

“人呢?”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他盯着屏幕看啊看,好像能看穿屏幕一样。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对面都没有回复,他跟自己说算了吧,然后放下手机去翻书包里的作业本,听见手机在桌上振动的嗡嗡声,赶紧跳起来去看。

手机锁屏上浮现了两个字。

“柳词。”

方青砚一时激动又问对面是哪个学校的,发过去自己又后悔为什么手速这么快不经大脑,刚要打字挽回一下居然收到了回复,说是B大的学生。

他心算了一下B大离自己多远。

“那我明天去找你玩好不好?”

柳词回复得很快:“……别了吧。”

方青砚被怼得不知道该怎么说,没多久又看到一条“早点睡。”

小方同学脸上立刻由阴转晴,快速回了一句“晚安”,为了表达激动的心情还加了五六个感叹号。

一点也不酷。

 

 

孙越接过陈骁刚洗好的葡萄打算一起看会儿电视,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忽然来了一条微信提示,他伸手拿了过来,发现上面一条。

“EIVL1s:我有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

阿越摸了个葡萄扔进嘴里,顺手回,准奏。

“EIVL1s:我今天看见你们学校的一个男生”

阿越熟知方青砚打字习惯分段,每次等他说完一件事都得累个半死。

“越居居最可爱:快说。”

“EIVL1s:你急什么!”这句话回得倒挺快。

旁边陈骁凑过来看了眼屏幕,抢过去打了行字:“你来我们学校怎么不叫我们的啊?”

没想到方青砚直接发了一串语音过来,陈骁点开语音和孙越一起听了,对视一眼,后者心领神会拿过手机把前者也拉进了聊天。

“EIVL1s:??”

“越居居最可爱:他也想听啊,两个人用一个手机不方便。”

“EIVL1s:呸。”

“越居居饲养员:小十七你说的那个男生叫什么啊?我去打听打听。”

“EIVL1s:他说叫柳词”

陈骁看见屏幕上跳出来这两个字瞬间僵硬,颤抖着声音问阿越:“我是不是瞎了啊?”

阿越那边也沉默了半天:“……我好像也瞎了。”

 

 

柳词是他们两个的高中同学,当时班里还有花舞剑,四个人一起上课一起逃课,还和小姑娘们一样一起上厕所,自称“X高F4”,

上了大学,除了花舞剑去了师范大学,剩下他们三个都在B大,就是专业不同,课不多的时候还会一起出去吃饭打球。

但是吧,花舞剑有了女朋友,孙越陈骁兄弟变情人演了一出大戏,只剩柳词一个单身。

不是没有小姑娘对柳词芳心暗许,暗送秋波的有,要来手机号打电话表白的也有,还遇见过走在路上被拦住要微信的情况。但是柳词就像“病树前头万木春”里的病树,虽然比喻不是特别的恰当。

换个说法,柳词每天正常上课下课做实验写论文,也会周末和朋友一起吃饭唱歌看电影,可是从来没听他提过哪个女生。

他们好奇都问过,可是柳词每次都一笔带过说没兴趣,或者最近在忙。

孙越有次吐槽,妈的柳词这个逼别是性冷淡吧。

 

 

这边两个人还在回忆和柳词感情生活相关的细节想给方青砚打个助攻,结果发现根本是一片空白,也就忘了应该怎么回应他。

小方同学等得不耐烦,嘀咕着那两个果然不靠谱问了名字就失踪了。

“EIVL1s:人呢?”

“越居居最可爱:方十七你好惨啊。”

“越居居饲养员:方十七你好惨啊”

“EIVL1s:??”

结果那两个人没回。

“EIVL1s:哇你们两个真烦,说话只说一半的。”

“越居居最可爱:好好写作业”

“越居居饲养员:好好写作业”

“EIVL1s:滚啊”

 

 

方青砚第二天真的去找柳词,中午打了车去B大,坐在后座给人家发微信。

“EIVL1s:我到你们学校了,一起去吃饭吧?”

“柳词歌妤:……这样的嘛?可是我不在学校啊。”

“EIVL1s:……”

“柳词歌妤:我在外面,不和你说了我去忙了。”

“EIVL1s:……”

方青砚看着短暂的对话框心里骂了句CNM,然后给孙越打电话:“走啊吃饭去啊。”

孙越惊讶地问“啊?你在我们学校了?”

“啊,”方青砚应了声,“走啊。”

话筒里一阵杂音,终于听到那边问“我跟陈骁一起,再带个朋友行不行啊?”

小方同学刚才被柳词拒绝心里憋着口气:“行,我请。”

陈骁在那边插话:“那我们得多吃点啊。”

“滚啊。”

 

方青砚还真是没想到孙越说的朋友是花舞剑,他看见花舞剑走在孙越旁边的时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还以为再也碰不上这个老师了,丢人就丢了,结果万万没想到世界就这么小,不但碰上了,情况还有点严峻。

花舞剑看到方青砚的时候也愣了一下,“方青砚?”

“……老师好。”方青砚硬着头皮,没敢看另外两个人表情。

孙越和陈骁满脑袋问号,花舞剑没抗住想讲了一下昨天的事,换来两个人对方青砚充满善意嘲讽的目光。

方青砚耳尖有点红,说出来的话却理直气壮:“你长这么大没一见钟情过吗?”

两个人对视一眼:“没有,我们日久生情。”

花舞剑靠在椅背上笑得手机差点拿不住。

 

“花花花舞剑:那小孩是真看上你了啊。”

柳词不知道在干什么,反应很快,“柳词歌妤:你在说什么东西啊?”

“花花花舞剑:我跟阿越陈骁吃饭,你说巧不巧,就昨天那小孩,是阿越妈妈朋友家的孩子。”

 “柳词歌妤:……”

“花花花舞剑:我看着小孩挺好的,你没那个意思,话点到为止就行了。”

“柳词歌妤:嗯我知道了。”

 “花花花舞剑:人家还小,别让他对爱情丧失信心”花舞剑想了想特意补了一句。

“柳词歌妤:CNM”

 

方青砚喜滋滋建了个微信群,把桌子上的三个人都拉进来了,群名叫,长得可爱就是麻烦。

孙越陈骁一脸“受不了”的表情,花舞剑懵逼地看着手机:“这什么群,传销吗?”

孙越:“很明显,助攻群。”

“……”

 

“越居居最可爱将群名更改为你看前面那朵云像不像柳词”

方青砚:“啊?这他妈什么东西啊?”

陈骁:“哦?你看不懂的吗?就,天边的柳词啊。”

孙越:“还是落叶懂我。”

陈骁:“  Hihihihihihi”

花舞剑质问自己内心,我为什么教高中生早恋?

 

柳词收到了来自方青砚的第二次邀请。

“EIVL1s:那晚上你在学校吗?一起吃个晚饭行吗?”

他想着当面说应该比微信上更正式一点,就答应了下来。

“柳词歌妤:行。”

“EIVL1s:你想吃什么?”

“柳词歌妤:你定吧。”

“EIVL1s:那就你们学校出门右转那家火锅吧,我去吃过挺好吃的。”

“柳词歌妤:好。”

 

方青砚坐在火锅店的沙发里跟自己心里的小人说话。

“哇你是真的牛逼,昨天认识今天就一起吃饭了。”

“666”

 

柳词进了门就看到方青砚说的那张桌,走过去发现他正在拆餐具外面的塑料包装,想徒手撕失败了然后拿了旁边牙签筒里的牙签在包装上戳了个洞。

高中生还是可爱啊。

柳词出了个声音证明自己来了,方青砚抬头冲他笑了笑:“柳词你来啦?快坐。”

这句话说得太顺,让他忍不住反复确认了一下眼前这个少年和自己确实只见过两面。

“方……方青砚是吧?”柳词看向他。

“啊,是啊,”方青砚递过点菜的平板,“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啊?我差不多每样都点了半份,你想吃什么再补一下。”

柳词接了平板划了几下,加了一扎柠檬水。

 

服务生把一个个盘子端上来以后方青砚就开始往锅里下菜,一半放到清汤锅一半倒进辣的那半边,然后就盯着锅里不断鼓起来又破掉的水泡发呆。

柳词这才开始认真看对面的少年,皮肤很白,眼尾有点弯,感觉笑起来会很好看。又在心里感叹了一下他的睫毛真长,投了一小片阴影盖住眼睛。

 

方青砚忽然拿了漏勺在锅里捞了一下,然后换公共筷子夹了几片肥牛伸到柳词眼前:“这个好了你快吃,这家肥牛是真的好吃。”

柳词本来想下意识拒绝,看到伸到眼前的筷子是公共的长筷子又默默把话咽了回去,用盘子接了。

“我自己来就行。”

对面的少年点点头不再说话了,低头扒拉自己碗里的东西。

柳词是不怎么吃辣的,而他感觉方青砚喜欢吃辣,从那侧夹了不少放进盘子里。这种互相不说话的吃饭气氛有点诡异,他抬头想跟方青砚搭个话,结果一抬头就愣了。

小孩满脸通红,额头上的刘海都有点湿,一边吃一边嘶嘶直吸气,眼圈有点红,眼睛也是湿漉漉的,看起来就好像被欺负了一样。

……操啊。

柳词赶紧倒了一大杯柠檬水推过去:“快喝点缓缓。”

没想到小孩有点抗拒似的身子往后靠了靠,还轻轻摇了摇头。

“你都辣成那样了,”柳词觉得心里噌地冒了一股火,“你他……你吃不了辣那就吃白锅啊,快喝两口。”

“我,我不喝柠檬水。”方青砚小声说,有点带着哭腔似的。

“……”

柳词没再说话,站起身拿了外套走出去,剩下方青砚一个人已经开始吸鼻子了。

 

真他妈辣啊。

方青砚心里骂了无数遍。

不是他非要吃辣的,当时菜就一半一半,柳词不吃辣那自己不能和他抢啊。

我日,以后谁他妈吃辣谁是狗。

但是柳词去哪儿了啊,是不是觉得我有病啊。

方青砚还在心里跟小人对话的时候对面人回来了,手里的塑料袋放到他面前,里面一瓶矿泉水一瓶绿茶。

他拿了矿泉水拧开往肚子里灌了大半瓶才觉得口腔里的辣味冲淡了不少。

等他恢复得差不多去看柳词,发现柳词看着他笑,还是幸灾乐祸的那种。

 

“笑你妈啊。”方青砚拿了桌上的纸团扔他,声音闷闷的。

“哈哈哈哈哈哈方青砚你真是可爱。”柳词就好像被戳了笑穴一样笑个没完。

“有病吧你。”方青砚翻个白眼接着去拿盘子往锅里放菜。

“都放那个白锅里吧。”柳词终于停了笑。

 

除了中间的小插曲方青砚一直很安静,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没说,柳词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所幸也一直没提。吃完饭两个人并排往外走,方青砚特意加快了脚步去前台付账,结果被柳词拦住了。

“你老实点吧,一个高中生哪儿来的钱啊?”

方青砚不知道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压了回去。

付了账走出火锅店,方青砚抬头说“那柳词我先回去了。”

“……啊?哦,你回去小心点,到家告诉我一声。”柳词本来想说我们聊聊吧,被突如其来的一句回家弄得还是闭嘴吧。

 

柳词回宿舍的路上给花舞剑发微信。

“柳词歌妤:那个小孩跟我吃饭怎么什么都不说啊。”

“柳词歌妤:他不说我怎么主动提啊”

柳词掐着手机两秒一看有没有回复。

“花花花舞剑:……你怎么叽叽歪歪的?”

“柳词歌妤:CNM”

柳词在宿舍坐了没多久就收到方青砚的消息:“EIVL1s:我到家了。”

柳词打了个“好”字发了过去,刚发送就看到对话框跳出来一条新消息。

“EIVL1s:明天中午你在不在学校啊,我去找你吃饭好不好?”

……

是我老了吗?打字这么慢?

柳词第一次对自己产生怀疑,顺便怀疑方青砚别是个傻子吧,怎么一天天就知道吃饭。

“EIVL1s:那我到了跟你说。”

“柳词歌妤:嗯”

 

 

因为拉了窗帘而有些昏暗的宿舍里忽然响起一阵铃声,柳词翻了个身从床头的挂篮里摸出手机,眯着眼睛对了会儿焦也没看清是谁打来的,还是点了接听,里面传出来非常欢快的少年音。

“柳词我到了!”

“……啊?”柳词还没反应过来应该说什么。

“那吃肯德基吧。”

“……啊?”

啃个……几把?

柳词懵了一下打算挂电话,心里骂了句现在诈骗电话除了借高利贷还有重金求子的戏码了?

那边停顿了一下,声音有点不确定:“是……柳词……吗?”

“是。”柳词恢复了意识去看手机,才认出对面是方青砚,昨天刚一起吃了火锅的那个。

“那……你还记得昨天晚上你答应我一起吃午饭吗?”

“啊记得,刚睡醒没反应过来,”柳词问,“你刚才说吃什么?”

“肯德基行吗?”那边听起来还是有点小心翼翼的。

“行,那你先点点儿吃吧,等我二十分钟。”柳词一边爬起来一边说,“不好意思起晚了。”

“没事不急的,”方青砚补充了一句,“那我还是坐门附近了。”

“嗯。”

 

柳词刷牙的时候意识才差不多回笼,前一天晚上画图到早上五点半,将近六点才爬上床睡着。妈的真不是人过的日子,还没上班就想辞职。

 

柳词觉得自己不怎么饿,毕竟前一天晚上的火锅吃得有点撑,可是在看到对面少年连着啃了两个鸡肉卷之后也想吃了。

“方青砚你在家被虐待吗?”柳词啃着鸡肉卷问。

“啊?”方青砚抬头一脸惊愕,“你有病啊?”

“那你吃了早饭还能吃这么多?”

“我这是长身体!”方青砚拍着桌子身体有点前倾。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没吃这么多的呀。”

“……”方青砚一噎,打量了对面人一下,“你看你瘦得跟营养不良似的。”

“滚啊,我这是标准身材好吧?”

“是是是您标准身材,”方青砚嘀咕,“阿越还说他是标准身材呢。”

“……滚。”柳词听清了他说的是什么,笑着骂了句。

 

柳词看方青砚吃得像个仓鼠,眯了眯眼睛看向窗外,觉得今天天气不错。

 

 

仓鼠方青砚一连约着柳词吃了一星期的饭,从火锅到烧鸭汤面再到沙县小吃,夹杂着麻辣烫过桥米线酸辣粉。柳词待了三年多都不知道自己学校周围有那么多好吃的,方青砚说都是和陈骁孙越一起吃过的,他就深深惋惜自己当年为什么没有非要凑着和他们两个一起吃饭。并且下定决心等以后确定了工作单位一定先让孙越来吃个遍,对于孙越的饮食雷达,柳词完全服气并且深深敬佩。

 

 

这天方青砚本来和柳词约了一起吃饭,但因为他最后一节课从后门溜出去的时候被班任抓个正着,在被押往办公室的路上偷偷给柳词发微信说临时有事不能去了。

班任非常严肃,因为方青砚逃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课,严谨点说应该是“他整整一个星期每天都逃课”。每天都是中午最后一节课下课之前就没影儿了,跑得还很快,悄无声息连任课老师都抓不到,经过多方反应班任在走廊守株待兔才将他绳之以法。

进了班主任办公室,方青砚就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先下手为强,说自己总是太饿了食堂饭好吃的又太少,为了吃顿好的就提前出去吃饭。

当然班任听见这句话觉得学生好像把自己当傻子。

这时候隔壁班班任端着热好的饭进来,看到人见人爱的方青砚还打了个招呼问了句怎么了,班任哭笑不得地讲了方青砚的理由,隔壁班任拿着饭盒愣住了,然后打开饭盒给方青砚看,问他有没有喜欢吃的非要给他夹点儿。

“孩子嘛,还在长身体,喜欢吃饭也没什么事儿。”

一切都要归功于方青砚平时真的是非常嘴甜了。

班任本来也没想怎么难为他,说了下次注意就放他走了。

时间肯定是不够去找柳词了,方青砚罕见地坐在食堂里咬着筷子苦大仇深地在手机上打字。

“EIVL1s:妈的逃课找柳词吃饭被发现了。”

“越居居最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青砚你傻逼吧”

“越居居饲养员:就,小方同学你怎么回事啊?”

“花花花舞剑:???你每天逃课就为了吃饭的吗?”

“EIVL1s:请注意你的言辞花老师,是,和柳词吃饭。”

 

柳词在学校门口一家沙县小吃店里解决午饭,蒸饺没咬两口就收到花舞剑发来的问候。

“花花花舞剑:你知不知道方青砚今天逃课被抓了?”

“柳词歌妤:?”

“花花花舞剑:那小孩每天都找你吃饭吗?”

“柳词歌妤:嗯”

“柳词歌妤:……”

“柳词歌妤:不会他每天来找我都是逃课吧?”

“花花花舞剑:……你不知道吗?”

柳词有点生气,手机屏幕快被手指按碎了,“我知道个屁。”

 

柳词看着桌上大半盘胖乎乎的蒸饺也没了胃口,深吸口气平复心情然后给方青砚发微信。

“柳词歌妤:是不是你不被老师抓你就天天逃课?”

“柳词歌妤:啊?”

“柳词歌妤:你高三了什么重要自己心里没数吗?”

 

等了两分钟那边也没有回应,也没有“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语,柳词手指把餐馆的小桌子敲得哒哒响。

烦。

柳词看了眼手机还是没回复,站起身结了账打算回宿舍好好等方青砚解释。

 

“EIVL1s:……你知道了?”

“EIVL1s:谁跟你说的?”

“EIVL1s:妈的肯定是阿越那个逼。”

 

“柳词歌妤:谁告诉我的重要吗?”

“柳词歌妤:重点是什么你搞不清楚吗?”

“柳词歌妤:我都没来得及说你,你现在任务不就是学习吗?”

“柳词歌妤:未成年叛逆期可以理解,”

“柳词歌妤:我以为你是在午休的时候来,”

“柳词歌妤:午休不够你还逃课是吧?”

“柳词歌妤:我以后再跟你吃饭我他妈就是狗”

柳词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大火,他没来得及把这些归结为工作压力大,那些字已经发了过去。

发过去以后才想起来花舞剑还告诉他说话别太凶。

柳词发完把手机扔在桌子上,从书架里抽了本书转移注意力,拿了本不知道哪个国的小说译本,出现的名字都是什么特什么莉,哗哗哗翻了十多页又把书扔在了一边去拿手机。

柳词想,只要方青砚解释一句自己就顺台阶下,给自己刚才说重了的话道个歉,结果看见手机屏幕两眼一黑。

 

“EIVL1s:我知道了。”

 

柳词好看的眉毛拧了起来,你他妈知道什么了。

 

 

之后一段时间里,柳词再也没有收到方青砚的任何消息,也没收到方青砚的微信,他只有在孙越或者陈骁的朋友圈才会看到方青砚偶尔出没。

 

 

柳词收到孙越的微信大概在两周以后,对方小心翼翼地问他生日的时候可不可以带着方青砚一起。

“柳词歌妤:嗯。”

 

柳词生日是十月份最后一天,31号,他很喜欢这个日子,总觉得过了生日不但是新的一岁,还是新的一个月,可以在朋友圈理直气壮地发“新的一月,新的一岁,时光对我好点”,虽然他也知道这些东西不过是喊出来给别人看的。

就像剪头发一样,生活并不会随着你的发型改变而变得焕然一新,之前的问题还等着去解决。

 

看见方青砚跟在孙越陈骁后面进来的时候,柳词心算了一下,自己跟他差不多半个多月没见过面了。

方青砚应该是看见他了,因为他一进来目光就到处转,忽然在自己所在的方向停住然后小心地收了回去。

柳词看着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拧了下,往沙发后面靠了靠拿起手边的酒瓶灌了一口。

 

有人问孙越带来的这个小孩儿是谁,阿越笑着说是妈妈一个朋友家孩子,让他帮忙照看一下,就直接带来了。

气氛当时已经很热闹了,几个人起哄说来都来了,小朋友给柳词哥哥唱首歌怎么样?

柳词没说话,看见方青砚表情有点僵,正想开口打个圆场,没想到他忽然答应了下来。

 

“我唱歌很难听的啊。”方青砚结果孙越递过去的麦克风,声音里居然带着点笑。

“没事没事,”花舞剑安慰,“再难听能有阿越难听吗?”

“CNM”孙越从桌上揪了个过季的葡萄扔花舞剑,结果被旁边的飘云凌接了用手擦擦扔进嘴里。

“忒酸了吧。”飘云凌撇嘴,苦着脸拿张纸吐在里面。

 

方青砚拿着麦:“那我就唱生日快乐吧,反正不好听你们随便笑好吧。”

飘云凌改拿了颗小番茄扔进嘴里:“这小孩挺有意思。”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总共就四句话,但是方青砚唱出第一句的时候飘云凌去拿第二颗小番茄的手一抖,果盘翻下了桌子。

声音有点大,飘云凌讪笑了一下想收拾的手缩了回去,装作不是自己干的,还侧过头不停看花舞剑。

花舞剑翻了个白眼:“老飘你这个演技不去奥斯卡白瞎了。”

 

方青砚唱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花舞剑长舒了口气:“可算唱完了。”

孙越陈骁捧场地鼓掌,“啪啪啪”声响不够还加上句“可以签个名吗”,浮夸的演技生怕别人忘了刚才惨绝人寰的诗朗诵。

 

方青砚唱完就在旁边沙发角落里坐了下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姿势半天没动,要不是孙越唱得魔音穿耳,柳词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坐着睡着了。

柳词在心里犹豫了就几秒钟,站起来走到方青砚旁边坐了过去,方青砚侧过头撩了撩眼皮看到忽然跑到自己身边的柳词,没说话。

“想什么呢?”柳词问。

“……我在想我唱歌真的很难听吗?”

没想到是这个问题,柳词噎了一下,斟酌着语气开口:“我觉得比我好。”

“……”

柳词发誓他从方青砚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嫌弃。

“对了,”方青砚左手掏了掏大衣口袋,拿出来一个小巧的灰色盒子,递给柳词,“生日礼物。”

“谢谢,”柳词有点惊讶,或者惊喜,“是什么?”

“你猜,”方青砚顿了下,“回家再看吧。”

“好。”柳词弯了弯嘴角,从善如流地收起盒子。

 

柳词拿出手机刷了一轮朋友圈,没什么好玩的,就看到花舞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了一条:“花花花舞剑:遇到一个唱歌天才,好听,跟大家分享一下”

不用点开都知道,下面是的视频是刚才方青砚唱的生日快乐。

柳词评论,“柳词歌妤:歌手不错,我签了。”

然后收了手机侧头问方青砚:“你要跟我说什么?”

 

刚才玩手机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旁边的人一直侧头看他,偏过头一下赶紧又转回去,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了。

“啊……”方青砚卡了带。

柳词不说话,有点好笑地看着他,就好像知道小朋友恶作剧却等着他磕磕巴巴的解释一样。——他可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无聊,无聊到看小朋友紧张还觉得好玩。

“我能不能……还给你发微信啊?”方青砚做完心理斗争终于把话说了出来,说完还是没抬头,垂着眼睛看自己衣服。

“你说呢?”柳词瞥到了方青砚一只手扯着衣角,看起来有点不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伸手把方青砚和外套纠缠不清的那只手扯出来,“都是褶。”

 

 “EIVL1s:我到家啦。”

柳词看到方青砚微信发过来的时候才想起他的礼物还没拆,他顺手回了句“好”然后从袋子里翻出来方青砚给他的礼物。

灰色的绒面盒子,柳词第一反应“别是块手表吧”,因为他没有戴手表的习惯,总觉得戴着表不方便。

掂一掂手里的盒子,看重量应该不是,毕竟太轻了。

柳词想了好几种可能,打开以后还是小小惊叹了一下,是对袖扣。

两颗正圆形的袖扣,上面是挺精致的齿轮,不是图案,是货真价实层层叠叠大小不一的齿轮。

柳词伸手摸了摸其中一枚,手感很好。

 

方青砚意外地收到了来自柳词的第二条消息:

“柳词歌妤:生日礼物看到了,我很喜欢,谢谢。”

方青砚傻了,不知道该回什么,想了想打了个“不客气”,又有点后悔柳词会不会觉得自己太官方了,于是打算赶紧结束对话避免尴尬。

“EIVL1s:晚安”

“柳词歌妤:年轻人就是要早睡觉”

“柳词歌妤:叔叔五十岁的人了,听叔叔的话”

“EIVL1s:……”

“EIVL1s:我去写作业了”

“柳词歌妤:年轻人就是该好好写作业”

“EIVL1s:……真的,晚安”

方青砚不敢再说下去了,怕说下去柳词继续老妈子似唠叨。

“柳词歌妤:晚安,快写作业”

 

 

方青砚踩着早自习的铃声走进教室,然后窝在座位上吃早饭,所谓的早饭就是趁老师不在的时候低头赶紧吞一块饼干。

别问为什么不吃早饭,宁可多睡十分钟,绝不起来吃早饭。

他吃了大半盒饼干,从书包里拿出手机。

“EIVL1s:早”

没有回复。

方青砚对着手机发了会儿呆,开始玩开心消消乐,结果三天没过的那关还是过不去,调到微信界面发现柳词还没给回复,又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小觉,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上午第三节课了。

“柳词歌妤:早(5分钟前)”

方青砚看了看表,十点十五。

“EIVL1s:?这都几点了”

“柳词歌妤:我昨天画图到三点半”

“EIVL1s:……”

“EIVL1s:你不饿吗?”

“柳词歌妤:昨天晚上吃了啊”

“EIVL1s:昨天晚上没饭吃啊???”

“柳词歌妤:……啊?你回家都不吃饭的吗?”

“EIVL1s:……告辞”

“柳词歌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青砚你太可爱了吧”

“EIVL1s:滚啊”

 

方青砚关了和柳词聊天窗口,点开群聊。

“EIVL1s:一个问题”

“EIVL1s:你们昨天回家吃饭了没?”

“花花花舞剑:我吃了碗泡面。”

“越居居最可爱:没吃”

“越居居饲养员:就,阿越怎么可能不吃宵夜?”

“越居居最可爱:陈骁我们绝交吧”

“花花花舞剑:绝交是什么体位?”

“EIVL1s:???……花老师???”

“花花花舞剑:孙越都跟你说了晚上少吃,陈骁养不起了怎么办啊?”

“越居居最可爱:他妈的我也有工资好吧。”

“花花花舞剑:你挣的还不够你吃的”

“越居居饲养员:花老师,夫夫共同财产了解一下。”

“EIVL1s:再见!”

“花花花舞剑:对了陈骁你们什么时候养狗啊?”

“越居居最可爱:没啊,我有点想养猫。”

“花花花舞剑:怎么不养狗啊?”

“越居居饲养员:为啥要养狗啊?”

“花花花舞剑:这样以后就可以叫你们狗男男了啊。”

“越居居饲养员:CNM花舞剑”

“EIVL1s: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小方同学对于今天食堂今天的午饭感到非常不满意,或者说他对食堂每天的午饭都不满意。

方青砚的未解之谜之一,为什么学校食堂要么不放盐要么不放糖。

小方青砚嚼着很硬的西蓝花梗,很气,掏出手机咔嚓一张发给柳词。

 

柳词也是在食堂解决的午饭,事实证明食堂的难吃程度并没有随着教学等级而改变。所谓的,高中生以食堂为生,而大学校园的食堂养活了校园附近的所有餐馆。

不过好在柳词可以从食堂里扒拉出来仅有的几个比较好吃的菜,比如一直钟情的烤肉拌饭,和开在校园里的全国连锁麻辣烫分店。

柳词不喜欢吃辣,但是挺喜欢吃麻辣烫的,不加辣的那种,虽然阿越每次看到都要翻白眼,他还是坚持着吃并不辣的麻辣烫。

方青砚的图片里,看不出来是什么菜,可能是个鸡腿,也可能是块排骨,黑乎乎地放在盘子一边,另一边放了灰绿色的炒西蓝花。

柳词笑了笑,对着自己刚吃了两口的碗拍了张照。

方青砚收到柳词发来的麻辣烫,一拍桌子差点被嘴里的西蓝花呛到。

 

 

“EIVL1s:你在干什么啊?”

柳词放在鼠标旁边的手机震了一下,拿过来一看,小孩子又来找他了。

“柳词歌妤:在画图。”

“柳词歌妤:你怎么不写作业?”

“EIVL1s:我在写作业啊。”

“EIVL1s:这作业也太他妈难了吧。”

“柳词歌妤:不会的发过来,叔叔教你。”

于是他就收到了方青砚发来的一串图片。

柳词怀着自己早就毕业三十年了的心情点开了图片。

 

“如图,O为等腰三角形ABC内一点,圆O与ABC的底边BC交于M、N两点与底边上的高AD交于点G,与AB、AC分别相切于E、F两点。(Ⅰ)证明:EF//BC”

下面是张又有三角又有圆的图。

柳词扯了张草纸照着把图画上去,划了半天,被迫承认自己毕业太久。

 

“柳词歌妤:叔叔学电的,数学不会的啊。”

“EIVL1s:[图片]”

柳词点开,是道电路题,当时满脑子都是“这题我会.jpg”,把草纸翻过去写了几个公式,然后给方青砚拍了过去。

半晌那边给了回复:

“EIVL1s:这他妈是答案吗?”

“柳词歌妤:骗你是狗。”

“EIVL1s:可是我是文科生啊。”

柳词看着“文科生”三个字陷入了沉思。

“EIVL1s:我就随便找道题考考你”

“EIVL1s:我看了答案,居然是对的。”

“柳词歌妤:居然?你这是对叔叔专业的侮辱。”

 

 

“柳词歌妤:来,看叔叔画了一周的图[图片]”

方青砚从桌子上睡醒爬起来收到了柳词的消息,导致他严重怀疑他跟自己不在一个时区。眯着眼睛看他发过来的图,密密麻麻的小圆圈和各种颜色的杂乱的线,看一眼头都大了。

“EIVL1s:哇你好棒棒哦。”

“EIVL1s:还好我他妈是个文科生。”

“柳词歌妤:……”

方青砚收了手机,在桌洞里翻到前几天没看完的小说看了起来,结果不小心笑出声,被目露凶光的老师过来一把抢了书。

他感觉有点后悔。

后悔当时没拿出手机拍下来“死刑前的最后十秒钟”连拍系列。

 

 

晚上方青砚对着刚发的数学卷子发呆,终于向答案低头,并且对着柳词发牢骚。

“EIVL1s:这题好他妈难啊。”

柳词倒是秒回,“柳词歌妤:文科数学比理科简单多了好吧?”

方青砚不服气打字,“文科历史也恶心得一比好吧?”

然后盯着聊天界面等回复,聊天框上面“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显示了大概有一分钟,对话框才弹出来白色的框。

 “柳词歌妤:年轻人就该好好学习。”

方青砚翻了个白眼,老生常谈,每个人都想来劝他好好学习。他们总是说,方青砚你要认真听课,方青砚你要仔细写作业,方青砚你对老师的态度一定要好,方青砚你一定要听老师的话。

“柳词歌妤:叔叔五十岁的人了,说的话你要认真听。”

方青砚看见这句话就像炸了毛的猫,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嘴里小声骂了句操然后打字:

“EIVL1s:你他妈是我什么人啊管天管地?”

方青砚打完字直接关了手机。

 

方青砚晚上没睡好,一根筋上来非要把数学卷子全都看懂,对着答案一点点画辅助线和演算,躺到床上已经凌晨两点半。

他对着天花板发呆,忽然想起柳词总说他画图到半夜,那他半夜的时候也会不会睡不着觉,睡不着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方青砚拖着黑眼圈去上学,而且罕见的没有踩铃进班,并且还吃了早饭,这都是因为睡得晚导致睡眠质量差,看见点光就醒了,醒太早又只能去吃早饭。

和往常一样打了一节课开心消消乐,看了一节课的小说,第二节下课拿着手机出门想约孙越陈骁吃饭顺便诉苦,觉得还是打电话比较靠谱。

他拿着手机往楼下走,想去操场上放放风,电话刚接通就看见班主任夹着书迎面走过来,连藏手机的动作都没来得及就被老师直接没收。

方青砚那个气,在心里骂自己今天没看星座运程,说不定有破财的提示。

 

没了手机的方青砚就像是没了鬃毛的雄狮,除了怀疑人生就只剩无聊了。

因为听说雄狮无聊的时候会拔自己的毛玩。

 

午休的时候班任走进来把方青砚叫了出去,方青砚后悔没有在书桌上刻遗言,跟在老师后面心惊胆战。

老师语重心长:“学校是怕耽误你们学习才不允许你们带手机来,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提前和老师说,老师不会这么不近人情的。你家长给你来消息了,你回他一下吧,手机拿回去,下不为例。”

方青砚听了半天,没理解老师说了啥,直到把手机拿在手里走出办公室也没反应过来。

按亮屏幕,发现上面是柳词发来的消息。

 

“A:你好好学习就行了。”

“A:别的别瞎想。”

“A: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方青砚第一反应,妈的,还好改了备注。

昨天吵完架删了对话关了机,结果早上还是后悔了,怕柳词生气删了他的好友结果自己没发现,就给他改了个备注,变成了好友列表里的第一个。

 

方青砚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柳词发过来的几句话

“EIVL1s:柳词你看看你他妈说的是人话吗?”

柳词秒回,“你是高中生对吧?”

“EIVL1s:废话。”

“柳词歌妤:你还未成年对吧?”

方青砚莫名其妙打字。

“EIVL1s:?你有病啊”

“EIVL1s:你他妈会不会说话?”

 

“柳词歌妤:你是我男朋友吗?”

“柳词歌妤:我就问你一句话方青砚你是我男朋友吗?”

 

方青砚看着屏幕忽然跳出来的消息,弯了弯眼睛。

 

“EIVL1s:你他妈话真的很多啊。”

 

“EIVL1s:男朋友。”

 

柳词看着手机。

 

“柳词歌妤:那男朋友晚上一起吃饭啊。”

 

 

 

——END


对不起我是个懒癌,这个设定写了一个月

大部分高中生活源于盆栽的初高中回忆录

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写恋爱篇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12)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