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甜心二花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词青】城南花已开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校园设定 架空

*一点松越 飘劫 隐藏清棠

不怎么重要的前文:早恋了解一下


幸而偌大人世中相逢,得你陪我于天地间一掷孤勇。

 

 


柳词和方青砚正式确认关系这件事,第一个发现的是花舞剑。

因为他发现两个人的微信名字变了,一个是“方方方青砚”,还有一个是“柳柳柳萌妹”,他看着自己的微信名字“花花花舞剑”,思考了半分钟决定改名。

“花萝北绝不低头”

……好的吧还是低头了。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屑与小情侣们计较ID。

 

“花萝北绝不低头:@越居居最可爱 @越居居饲养员醒醒,后院起火了”

“越居居饲养员:?阿越在我旁边睡觉啊”

“花萝北绝不低头:……滚啊”

“飘云凌凌凌:棍儿你要说啥?”

“日月劫劫劫:棍儿你要说啥?”

“花萝北绝不低头:??老飘你们的情侣名是商量过的吗?一套的吗?”

“飘云凌凌凌:我跟谁一套了啊??日月劫在你别瞎说啊?”

“日月劫劫劫:嗯?”

“花萝北绝不低头邀请方方方青砚加入群聊性感猛男,在线聊天”

“花萝北绝不低头更改群名为祖国栋梁集中营”

“越居居饲养员:……”

“飘云凌凌凌:……”

“日月劫劫劫:……”

“方方方青砚:……”

“超大只的清儒:这是谁?”

“花花花舞剑:@柳柳柳萌妹问他”

“超大只的清儒:……柳萌妹是谁啊?”

“柳柳柳萌妹:问什么啊?看不出来吗?”

“越居居饲养员:十七你可以啊!”

“飘云凌凌凌:等一下,这个是那天柳词生日唱歌的小朋友吗?”

“花花花舞剑:老飘好眼力!”

“超大只的清儒:啊?柳词你犯不犯法啊?”

“柳柳柳萌妹:CNM”

 

 

孙越和陈骁的生日离得近,前后差不了几天,所以几乎每年他们两个的生日都是一起过的。为了满足阿越“吃东吃西是生命第一”的人生宗旨,几个人租了个独立别墅打算去烤肉。

别墅的位置在近郊,陈骁开车,孙越坐副驾,本来想打开车窗迎着风奔向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结果在市内堵了个没完,阿越一开车窗一脸尾气,赶紧灰溜溜地把车窗升了上去。

飘云凌载着日月劫,开到师范大学接上了花舞剑和阿七,走了外环一路还算是畅通无阻,竟然比一大早就出发的陈骁他们早到了半个多小时。

至于柳词,半年前驾照刚刚拿到手,开了家里的车去接方青砚,没想到半路车死火了,柳词说你下去推个车,方青砚翻完白眼开始骂“CNXM这什么破车”,骂完认命下去推车。开到地方下了车方青砚还在嘀嘀咕咕说“我他妈给你推了四五次车,敢情我就是来推车的是吧”。

 

几个人分工明确各干各的,柳词方青砚负责在厨房洗菜,陈骁孙越是下一步切菜和炒菜。因为菜没洗完不能切,于是骁越两个人在厨房开黑打X者荣耀,一边玩还一边碎碎念“自家有个队友挂机”“举报没用好气哦”。

方青砚被迫和青菜作斗争,柳词在旁边笑着看方青砚手里的青菜上的水珠甩得到处都是,认真评价:“你怎么连菜都不会洗的啊?”

方青砚听了这句话一甩手把胡萝卜扔进水池,溅起一大片水花:“柳词你他妈自己洗!再!见!吧!”

吓得旁边的骁越惊恐地看着他俩,陈骁放下手机:“我来我来我来,您二位歇着去吧。”

孙越在后面喊:“陈骁你挂机是要被举报的啊!”

 

花舞剑和阿七搬了小凳子坐在沙发旁边,面前摆了张小桌子腌肉,旁边放了一排瓶瓶罐罐,调味料一应俱全。

沙发上坐着飘云凌和日月劫,前者玩着手机还不忘说花舞剑:“你洗没洗手啊?”

“……”花舞剑抬腿踢他,因为小凳子太矮施展不开,只能狠狠踩他一脚。

日月劫显得比较有良心:“我去帮柳词洗菜,你就在这儿玩物丧志吧。”

飘云凌手疾眼快把他按回沙发上:“得了吧你,你没看见柳词跟他家小朋友在厨房连洗菜带调情吗?”

日月劫鼓了腮帮子:“你快滚吧,你玩手机我不能跟你同流合污”,说完话起身要去扫地。

花舞剑抬头瞥了一眼:“老飘你这么乖的男朋友哪里找的?”

飘云凌毫无停顿:“他瞎了自己撞上来的。”

日月劫刚走了没几步听见这句又退了回来:“得了吧,当时我都骂五分钟了你才说我找错人了,让我赔你精神损失费!他妈就是一老流氓。”

阿七在旁边听得直笑,忽然想起来什么重点:“你为啥骂老飘啊?”

日月劫微妙地沉默了几秒:“我有个发小,”又补充了一句,“女的,说被人渣了,我就替她去骂,结果走错楼了。”

孙越手上没停耳朵倒挺灵:“哈哈哈哈怎么听起来都是老飘赚了啊。”

飘云凌不服气:“当时柳词也在啊,我还问他是不是来骂他的,他可以作证日月劫骂我。”

柳词听到点了自己名字赶紧开口:“我不记得啊。什么东西啊?别瞎说啊。”试图否认三连赶紧撇清关系。

 

别看阿越吃饭厉害,炒菜还真不行,除了会炒花生米别的一概不通。跟陈骁两个人对着菜谱面面相觑的时候还是阿七救了他们,花舞剑在后面毕恭毕敬给她系上了围裙。

菜炒好了骁越端了菜到院子里的桌子上,花舞剑拎了一打啤酒和一瓶葡萄汁放在地上。

柳词拿起葡萄汁放到眼巴巴看着的方青砚手里:“别想着喝酒,未成年。”

方青砚撇撇嘴接了葡萄汁,全桌就他一个不能喝酒,觉得自己可怜巴巴,就去问阿七:“阿七姐你喝不喝啊?我给你倒点儿。”

阿七笑,顺手拿了花舞剑倒满酒的玻璃杯:“乖,姐姐不喝。”

柳词在旁边看了全程,笑得停不下来:“哈哈哈方青砚你也太可爱了吧。”

方青砚气得从桌子下面把腿伸过去狠狠踩了一脚。

 

孙越啃着陈骁放到他盘子里的鸡翅,说话含混不清:“清儒那个逼怎么没来啊?”

“他最近不是期末吗,大一小孩都看中自己成绩。”柳词夹了一筷子胡萝卜片想放在方青砚盘子里,结果被他拿筷子挡开了。

“拉倒吧,”飘云凌夹了粒花生豆扔进嘴里,“他说追小姑娘去了,忙。”

日月劫喝了口酒:“真想看看谁家的姑娘又让他祸害了。”

方青砚半天插不进去话,偷偷拿筷子头戳柳词:“你们说的那个人是谁啊?”

“我们学院的一个大一学弟,”柳词咽了嘴里的东西,“之前在学生会认识的,关系挺好。”

方青砚“啊”了一声,把尝了一口不爱吃的炒芹菜扔进柳词的碗里。

 

吃饭的时间挺长,从明晃晃的白天吃到天有点擦黑。

因为体质问题每个人酒量都不太一样,喝多了表现也都不太一样。

陈骁没喝几杯,但属于一喝酒就上脸的那种,此刻脸上一片酡红,嘀嘀咕咕说要唱歌,刚要开口就被孙越捂住了,还不停地小声劝他:“乖,我们回屋唱。”陈骁好像还有点不高兴,阿越赶紧往他嘴里塞了支棒棒糖领进去了。

方青砚是真的有点想听陈骁唱歌,毕竟他觉得好不容易找到个和自己水平差不多的,当然要好好抓住然后录下来,没想到孙越把他扯走了。方青砚看着花舞剑拉着阿七在桌子上用手画数学题,缩了缩脖子觉得自己不适合待在这里,就开始收拾桌子,端了几个盘子进厨房,半路还“啪嚓”碎了一个小碟子,他站在那儿愣了愣,柳词听见声音过来把他赶走,拿扫帚把碎片扫了,换了好几个方向顺着逆着光看了半天确定没有碎渣了才罢休。

方青砚在旁边看柳词收拾完,忽然想起来外面还有盘子没拿进来,又跑出去拿,天比刚才更黑了点,阴影下面离远了也看不清,走近了看到飘云凌把日月劫压在桌子上亲,方青砚心里卧槽了一声眼睛就被冰凉的手指遮住了。

“少儿不宜,我们进去吧。”柳词的声音有点哑。

方青砚下意识点了点头,被柳词扯进了房间。进了屋子柳词扔给他一句“我困了”,然后脱了鞋子去床上躺着了,方青砚还在想这是不是在邀请我睡觉啊,自己这边还没纠结完,一抬头发现柳词居然已经睡着了。

方青砚看了一会儿,确定柳词确实是睡着了,轻手轻脚走出去打算把碗刷了,还没走到就看见已经有人站在水池边了,又转身回到屋里拿了手机窝进懒人沙发里,玩了几把消消乐发现自己也有点困,歪着头也睡着了。

 

柳词醒来下意识去床头摸手机,发现没摸到,这才想起来自己不是在家里,又看了看旁边发现方青砚并不在,在床边拆了双一次性拖鞋,趿拉着打算把方青砚找回来,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小孩整个人蜷在懒人沙发里歪着头好像睡着的样子,手机还掐在手里。

柳词笑了下,伸手去拿手机,怕方青砚不小心把手机摔了。小孩睡得不深,感觉到有人碰手机就醒了,半睁着眼睛声音含含糊糊地:“柳词你醒啦?”

柳词听着软软的尾音心跳漏了一拍,咳嗽一声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还困吗?去床上睡吧。”

“不了,”方青砚揉着眼睛站起来,“出去走走吧。”

柳词“嗯”了一声,从衣架上拿下外套披在方青砚身上:“穿好再出去,晚上冷。”

方青砚揉了揉脸穿上大衣,规矩地系上了扣子。

 

近郊的关系,室外气温确实比市内要低一点,一出门就感受到冷风往脖子里钻,柳词侧头看了正在缩脖子的方青砚一眼,折回去拿了条薄围巾缠在他脖子上,一圈一圈像是刚做了手术带着医用的护颈器一样。

“柳词你好烦啊,”方青砚用力把嘴边厚厚的好几层围巾往下扯了扯,“很热!”

“不冷你刚才缩脖子干嘛呀?”柳词看着有点好笑。

“……”

 

方青砚走了两步就喊累,吵着要赶紧回去,拉着柳词往回走,柳词被他拖在后面哭笑不得。

“方青砚,”柳词在后面喊他的名字,“你停一下。”

“干嘛?你好烦啊。”方青砚还是乖乖停了下来,就是懒得回头。

然后被一股力往后扯过去,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一个吻落在他的头发上。

 

 

A市下了第一场雪,方青砚早上路过操场的时候对着白茫茫的一片拍了一张发给柳词。

“方方方青砚:你看下雪了”

柳词还是睡到十点多才起,看到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走到阳台推开窗户的时候一股冷气扑面而来,冻得他一激灵,又回去从衣柜里扯了件外套披上,拿了手机顶着寒气拍了张窗外给他发过去了。

“柳柳柳萌妹:我这也有雪好吧”

发完照片柳词放下手机去洗漱,回来看到了一长串消息。

“方方方青砚:我这边的雪比较厚好吧”

“方方方青砚:下雪肯定堵车,我不找你吃饭了”

“方方方青砚:诶你的楼下是不是有只猫?”

“方方方青砚:真的啊!你放大了看!”

“方方方青砚:哇你赶紧下楼看一眼好吧”

“方方方青砚:?人呢”

柳词皱了皱眉,放大了照片仔细找了找,在照片的边缘看见一坨黑不溜秋的东西。

……这也能看出来是猫?

“柳柳柳萌妹:你就折腾我吧”

还是认命拿了条旧床单,又拎了个昨天刚拆完的快递箱子下楼,在贴着楼边的一个小洞里发现了刚才出镜过的小东西,还真是只猫,窝在洞里待得还挺开心,可能是自己挖的,也有可能是蹭别人挖的。

柳词拿床单折了折垫进箱子里,想把猫放进去怕被挠,又蹬蹬蹬跑上楼找了副厚手套带上。把猫抱进去以后给远程担心的方青砚拍了张照片发过去,镜头里的猫黑乎乎的,又很乖。

“方方方青砚:太可爱了吧!”

“方方方青砚:以后我要养只猫!”

柳词笑他想一出是一出,“柳柳柳萌妹:养你就行了,养什么猫”

那边倒是回得很快,“方方方青砚:老子自己可以养好吧”

 

 

时间过得快,一转眼就到了过年。

晚上和家人一起看春晚的时候,方青砚摆弄着手机和柳词说个不停,有一眼没一眼地扫着电视,觉得大红色真辣眼睛,就跟柳词吐槽春晚导演这什么垃圾审美。

快零点的时候柳词给他发了个红包。

方青砚犹豫了一下,没领,觉得自己不能被男朋友包养,各种意义上的。

又收到柳词发来的语音。

“柳柳柳萌妹:方青青小朋友新年快乐”

方青砚脸上一热领了红包,520。好胜心很强的小方同学转手又是一个红包,“柳词叔叔新年快乐”,放了521。

 

多一块钱好像能证明我更喜欢你一点。

 

“柳柳柳萌妹:明天有什么安排吗?”

“方方方青砚:没有,明天我爸妈带着我妹妹走亲戚。”

“柳柳柳萌妹:那你怎么去啊?”

“方方方青砚:不喜欢,”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爸妈可能放弃我了。”

柳词看着对话框里的文字想笑:“柳柳柳萌妹:因为你已经过了给大家跳个舞的年纪了啊”

“方方方青砚:跳你妈”

“柳柳柳萌妹:我明天也没事,去看电影?”

“方方方青砚:好啊,我跟爸妈说一声。”

 

第二天方青砚和柳词到电影院的时候发现他们低估了人们正在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买票排队的人能排十米远,大多数都是一家人带着老人小孩儿,导致电影院爆满。

于是两个人只能灰溜溜地跑到步行街压马路。

看见一个卖冰糖葫芦的老大爷,方青砚挣了柳词的手跑过去挑了根草莓的,然后挥着手问正在走过来的柳词吃什么,柳词说山楂的就行。

柳词接过方青砚递过来的糖葫芦咬了一口,酸得五官都快皱到一起:“忒酸了,等下看见垃圾桶扔了吧。”

方青砚嘴里塞着甜甜的草莓糖葫芦:“别浪费啊,等我吃完这个把你那个吃了。”

柳词斜睨他:“小心牙疼。”

方青砚哼了一下小声嘀咕:“我乐意。”

 

当天柳词发了个朋友圈,写着“新年快乐”四个字,配图是一根草莓的糖葫芦,上面的糯米纸还有点反光。

方青砚也发了条朋友圈,也是“新年快乐”四个字,配图是步行街旁边的一个冰雕,可能是一只熊,也可能是一只老鼠,特点实在不怎么明显。

最先发现问题的还是花舞剑,在下面评论。

“花萝北绝不低头:你发的冰雕是不是柳词根糖葫芦后面的?我都看见下面的可乐瓶了。”

“阿七真的可爱:……柳词不怎么吃甜的吧?”

下面几个人队形一字排开:

“越居居最可爱:秀”

“越居居饲养员:天秀”

“飘云凌凌凌:陈独秀”

“日月劫劫劫:一枝独秀”

 

 

转眼就是第二年的四月份,方青砚他们学校春季运动会开幕了。别看他小身板风一吹好像就能倒似的,居然是每年三千米长跑的种子选手。

柳词知道他报了三千米的时候惊讶得不行,还有点想笑。

“柳柳柳萌妹:方青砚厉害了呀,还跑三千米?”

方青砚装作没听出来柳词语气里善意的嘲笑:“我每年都跑的好吧。”

“方方方青砚:等我跑个第一打你脸。”

柳词脸上的笑都快掩饰不住了,“柳柳柳萌妹:跑不了第一就别告诉我了啊。”

飘云凌坐在他对面做毕设,一只笔扔到柳词怀里:“你怎么笑得那么恶心?”

“滚。”柳词抬头。

 

方青砚跑完第一圈觉得自己今天状态还不错,路过主席台侧头看了眼,眼睛挺尖看到了刚过来的柳词,咧了咧嘴冲他笑,心里还想也不知道柳词那个老年人看到自己没有。

柳词早就看到正在跑道上的他家小朋友,穿着白色的卫衣看起来特别青春。

最后冲刺的时候方青砚离老远就看到柳词站在终点等他,一咬牙加了速直接甩掉他旁边的竞争对手,冲了终点线扑到柳词怀里,惯性太大两个人差点摔了。

方青砚气还没喘匀,一心就记得问柳词:“我牛逼吗?”

柳词看着他额头和鼻尖上亮晶晶的汗珠,笑:“牛逼,我家方青砚最牛逼。”

 

领奖之前方青砚还嘀咕说学校会给什么啊,万一是一沓现金怎么办,能不能领啊。柳词逗他,现金多好啊,拿了现金我们五五分。

方青砚不满意:“凭什么跟你五五分啊?至少三七,我七你三。”

柳词笑:“还行,还知道给我。”

被小孩狠狠瞪了一眼。

结果领了奖品是个计算器,文具店里一抓一大把那种。而且学校没准备好,等他去领的时候就剩粉色的了。柳词看见他捏着粉色计算器回来笑得差点扔了手里的瓶子。

方青砚撇着嘴拉柳词去吃麦当劳,甜筒蹭了一鼻子自己还不知道,没心没肺冲着柳词笑,柳词看不下去伸手把奶油刮了含在嘴里。

挺甜的。

 

骁越两个人在空调房里靠着刷朋友圈,同样蹦出来一条柳词刚发的。

“冠军方青青小朋友。”

配了张图,应该是在体育场或者操场上,照片中心是个残影,可能是方青砚跑得太快,也可能是柳词手抖得太厉害。

“越居居最可爱:柳词你拍照技术不行啊,都看不出来青青的可爱”

没多长时间下面多了条评论:“方方方青砚:你他妈才是青青,你他妈才可爱”

 

 

方青砚要过生日了,爸妈提前跟他说想家里一起庆祝一下,于是和柳词他们的聚会就挪到了前一个星期的周末。

还是那么几个人,就是从KTV转成了火锅店,本来飘云凌说都快六月份了吃什么火锅怪热的,日月劫插嘴说想吃虾滑很久了,老飘从善如流改口说火锅好啊吃火锅有气氛。

陈骁孙越来的时候抱了个挺大的纸箱子,方青砚离老远就看见了,还笑:“来就来了还送礼的吗?”

孙越说:“那必须的啊,十七要成年了啊。”

柳词在旁边问:“什么啊这么大?炸药最好了,全都一窝端了省得祸害粮食。”

阿越义愤填膺:“柳词你怎么说话呢,十七那么可爱祸害点你家粮食怎么了?”
方青砚抬头:“我马上就十八了,别再叫我十七了。”

“一箱子都是阿越和你陈骁哥哥挑的零食,”陈骁拉开椅子坐了下来,“选了好长时间呢,阿越事儿最多,说你不吃辣的又吃甜辣那口的什么的,要不是年龄对不上我都怀疑你是他在外的私生子。”

“……”方青砚有点感动,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了几秒忽然开口“柳词他占你便宜。”

柳词没反应过来,倒是老飘进来就听见最后一句话:“谁啊这么想不开还占柳词便宜?”

飘云凌和日月劫送了个钱包,黑色的小小的一个,方青砚拿在手里正好。

正说着话花舞剑和阿七也来了,第一件事就拿了个口袋递给方青砚:“生日快乐。”

方青砚就好像接圣旨一样两只手接过来,毕竟花舞剑还算他半个老师,尊敬师长好歹得表现一点。拿到手里感觉有点沉,就问了句是什么啊,花舞剑云淡风轻说是书,方青砚吓得差点没扔出去。

后来回家一拆开是本《大人的科学》,手工做星空灯那期。

 

后来吃起来的时候方青砚举了杯子,里面虽然是可乐,正式地又说了一遍谢谢,太正式了吓得柳词问是不是还得给他鼓个掌。

 

“柳词,”方青砚小声问他,“我的生日礼物是什么呀?”

柳词摸了摸口袋拿出了个盒子,要不是长方形的就差点让方青砚心脏停跳,打开是支钢笔。他不了解钢笔什么种类,就看着大理石笔杆觉得应该很贵。

方青砚半天没说话,柳词以为他在酝酿情绪,结果他开口一句:“我写字贼几把难看。”

“……”柳词伸手捏他脸,“少说点脏话吧。”

 

方青砚正式迎来了十八岁生日,爸爸妈妈还有妹妹瞒着他准备了一天,晚上放学推开门的时候被满屋的气球吓了一跳,虽然已经过了幼稚的年纪,可是看到这些还是眼眶有点热。

“诶你们好烦啊。”

声音里满满是撒娇。

 

吃完饭也啃完了蛋糕,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方青砚一看是柳词的电话,跑进屋里接了起来。

“方青砚恭喜你啊,以后去网吧不需要监护人了啊。”

“以前也不需要监护人的好吧?”方青砚不服气。

“十八岁了,成年的一天,”柳词的声音变得很正经,“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对最重要的人表白。”

电话忽然断线了。

方青砚愣了愣,扯了件薄外套就往外跑,冲着客厅里喊:“爸妈我出去一下,孙越叫我!”出了门直接打车报了柳词的地址。

 

柳词不久前刚从家里搬出来,毕竟快工作了,早点独立也好,虽然只是租房子,位置也还有点偏,但好在环境好,方青砚去过一次,就一直说以后买房子也要在这里买。

电梯到了18楼方青砚赶紧跑出去砸门,里面传来了好像是拖鞋的声音,还有隔着门一句模模糊糊的“谁啊大晚上的?”。

门开了。

柳词看到是方青砚吓一跳,这么晚了脸还有点红,脑门也有汗,没准是跑过来的。他刚想问怎么了,对方忽然扑过来差点把他撞倒,下意识伸手抱住,然后嘴唇就被吻住了。

柳词睁着眼睛,近距离看着小孩红的皮肤,还在发愣,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他稍微往后仰了仰,含糊着说了句“我关个门”,往前一步关上了防盗门。

刚才关门的那只手直接扣住方青砚后脑把他压在门板上,加深了这个难得方青砚主动的亲吻。

方青砚后背抵在防盗门上,小声地说了句“凉”,就感觉另一只手搂过他的腰把他狠狠圈进怀里。

“……唔”方青砚被放开的时候嘴唇已经有点肿了,红得发艳,微微张着喘气。

“怎么了?”柳词略微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

“没。”方青砚细微地摇了摇头,闭上眼睛踮起脚再次亲了上去。

 

“方青砚你想好了?”柳词撑在他上面,看着他的眼睛。

“你话可真他妈多啊……”方青砚嘀咕。

“可能会有点疼,”柳词俯身亲了亲他嘴角,“疼就说。”

 

柳词觉得自己可真他妈不是人啊,人家刚十八。

可是看着他被自己亲得红肿的嘴唇,被自己掐着腰一点一点埋进去的时候发出的长音,甚至他带着哭腔说的那句“不要了”。

心里骂自己一句禽兽。

 

方青砚往柳词怀里靠了靠,嗓子有点哑:“好困啊。”

“我抱你去清理下,”柳词这时候开始有点愧疚,“我刚才没忍住。”

方青砚脸上一热:“闭嘴。”然后闭上眼睛想要睡觉,柳词起身抱起他往浴室走,路上怀里人抬了头:“现在几点了啊?”

柳词看了眼墙上的钟回他:“十一点多了。”

“还好没过时间,”方青砚好像松口气,费劲地撑起来亲在柳词下巴上,“我喜欢你。”

柳词脚步一顿,声音发涩:“别瞎撩。”

 

 

方青砚即将迎来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日子,那就是高考。虽然家里早就安排好要送他出国,高考也不过是走个形式,可柳词还是坚持着让他认真点,一个星期没跟他见面。

考试前一天收到了柳词发来的语音。

“方青砚考试加油,考完我在外面等你。”

方同学拇指擦了擦屏幕,慢慢打下了一个“好”字。

 

事实证明方青砚平时看着对高考不怎么上心,真到考试那天还是有点紧张。他坐在开着超低温度的空调的车里最后一遍检查东西,还看了好几遍身份证和准考证,确定没问题了在下车前又点开微信听了一遍柳词前一天发来的语音。

拍了拍脸进了考场。

 

方青砚虽然学得不怎么样,但是自认为这次考试发挥得还不错,甚至还有点超常发挥的可能。英语阅读有一篇是关于星系的,前几天花舞剑正好送了他一个手工制作的星空灯,多多少少帮了点忙,方青砚特别满意决定考完试一定好好请花舞剑吃顿饭以示感谢。

走出考场发现外面人山人海的,数不清的家长都等着迎接凯旋而归的孩子们。方青砚看那么多人犯了难,又不知道柳词穿的什么,决定先站高点找找看。

方青砚刚站上台阶一眼就看见了柳词,因为他左手拿了个粉色的氢气球,踮起脚挥手试图在人群里显得高一点。

“怎么跟个傻逼一样。”方青砚嘀咕着下了台阶。

 

柳词又发了条朋友圈:“恭喜方青青小朋友高中生涯结束”,配了张方青砚坐在地上撕书,地上一大片白花花的卷子。

“花萝北绝不低头:这么长时间终于看见方青青小朋友清晰的照片了,侧面也行吧”

“越居居饲养员:这谁家啊这么倒霉?”

“飘云凌凌凌:这不是柳词上个月租的那个房子吗?”

“凶猛儒仔:突如其来的秀晃了我的眼”

“越居居最可爱:儒仔什么时候秀一下啊?”

“凶猛儒仔:等我请示一下好吧”

 

高考结束之后没多久到了柳词正式入职的日子,之前还没毕业所以算作实习。方青砚早就跟他打了招呼说入职那天要请他吃饭,柳词没法只能直接穿着正装去找他。

路上柳词打电话问他要吃什么,那边一句“烧烤”差点没气死他。

方青砚坐在他对面,点完单还告诉服务生“麻烦都放糖”。柳词喝了口温水润嗓子:“非要来吃烧烤,这衣服吃完肯定呛人,明天我穿什么啊?”

对面小孩啃着鸡翅翻白眼:“别诓我,今天周五明天休息。”

柳词被拆穿了也不尴尬,喝口水还不承认:“这样的吗?”

 

方青砚很久不碰朋友圈,今天忽然发了一条:“柳词叔叔五十岁入职仪式”,配图是两个人吃的一堆烧烤签子。

“越居居最可爱:CNM吃东西不带我”

“日月劫劫劫:人家那是约会,带你去不就是家庭聚会了吗”

“越居居饲养员:我滴越,你少吃点吧”

 

 

周末柳词休息,方青砚就去他家窝一天,晒晒太阳看看电影说说话,有点像老年人退休之后的生活,可是两个人都乐在其中。

方青砚靠着沙发用小勺子挖西瓜吃,嘴里塞得鼓鼓的,说话也含含糊糊:“等我去了加拿大,就算半夜也跟你一起看电影好吧。”

柳词翻白眼:“谁要跟你看电影。”

 

白天又看了遍《复仇者联盟》一二,方青砚晚上直接在柳词家睡的,结果做了个梦。

还挺新奇,梦见自己像白天看的电影里面的钢铁侠一样扛着导弹飞向宇宙,在最后关头拨了电话给柳词。他听着电话等待接通的时候传来的声音,心里知道柳词应该和电影里的小辣椒一样不会接通电话,于是打算取消通话在系统里给他最后留句言。

正要取消的时候那边忽然接通了,方青砚心中狂喜,眼泪却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他说:“柳词我可能要死啦,这个铁壳子没法带我回去了,你照顾好自己。”

柳词那边声音也很紧张:“方青砚你听我说,冷静点,我是设计师我知道怎么回事,我教你怎么让电机反转,不需要能量做自由落体就行,反转会给你更大的加速度,你一定会在缝隙闭合之前回来的。”

然后方青砚收到了柳词传过来的图纸,耳边还有他的声音:“你看见那条通路了吗,你要做的就是等下把这个插口拔下来,直接装到……”

方青砚声音哽咽:“……可是我他妈是个文科生啊。”

 

猛然惊醒。

方青砚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张放大的脸,伸手去掐,还嘟囔着:“理科生了不起啊。”

 

 

有天半夜柳词放在床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柳词迷迷糊糊摸了手机轻轻走出卧室,怕吵醒方青砚,走到阳台才接起了电话,那边传来清儒的声音,可能喝了酒,还不少。

清儒大着舌头问:“成年人凭什么要有勇气成为别人的过去啊?”

柳词没反应过来,“嗯?”了一声。

清儒的声音有点委屈:“我分手了。”

柳词愣住了,不善言辞还没想好怎么安慰,就听见清儒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他的?”

柳词想了想:“他有一阵总来找我吃饭,我还想他怎么总能找到这么好的餐馆……可是后来我自己去的时候却发现没有那么好吃了。”

“从那个时候起吧。”

清儒又问了句:“那现在呢?”

“现在啊,”柳词没什么停顿,“我特别喜欢他。”

那边的声音有点疲惫:“真羡慕你。”

然后电话挂断了。

 

柳词听着话筒里的忙音发怔,在没想好怎么安慰清儒之前还是别再打过去了,这么想着,他按灭了手机打算走回卧室,一转身发现方青砚就站在卧室门口。

方青砚看到他挂了电话,慢慢走了过来。柳词开口问他:“怎么醒了?我声音太大了点。”

然后被抱住。

方青砚的脸对着他的锁骨。

柳词抬起手摸了摸小孩的后背。

 

 

“方青砚。”

 

“嗯。”

 

“我爱你。”




——END


这篇其实最开始脑海里的片段就是盆栽跑着去给剑神告白,结果拉得太长了

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篇

(虽然定的这个系列总共四篇

名字实在想不出来了就选了很久以前在盆栽歌单里听过的一首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1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