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甜心二花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恺楚】情圣范儿

(2015天津卷高考作文)
众所周知,恺撒是来自意大利的富高富帅。加图索的家训一直是喝最贵的酒学最好的专业开最快的车以及泡最美的妞。然而这个家训在恺撒遇见楚子航之后变成了泡最帅的精英。可是最帅的精英并不想理他。于是他很苦恼。
精英今天有翻译工作没理他。精英今天要当助教没理他。精英今天跟妹子讨论课题没理他。恺撒转着手中的cross钢笔放冷气,一脸的生人勿近,秘书在恺撒旁边冒冷汗。而与此同时,楚子航正皱眉对着MacBook开始修改论文,时不时拿起早已凉掉的咖啡喝一口,有点苦,眉头皱得更深了。这时手边的手机开始疯狂震动,瞥了一眼,恺撒•加图索。
右滑接听。
“你好这里是楚子航,请问你有什么事?”
“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春风般愉悦的声音从那边通过电流传过来,“你今天有空吗?”
“今天?”楚子航捏了捏鼻梁,“大概是没有。”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今天上午狮心会开会,下午还有翻译,晚上要写论文,快交了。”
恺撒悻悻地摸摸鼻子,“好吧,工作顺利。”
“谢谢,那么再见。”
“……再见。”恺撒收回了下一句,你明天有空吗。
秘书在一旁目睹了整个过程,下意识地端起恺撒面前并不空的景德镇瓷杯,那是恺撒觉得作为一个中国女婿就应懂得中国茶文化时买的,“我去给您泡一杯大红袍。”恺撒忽然抬起头眉飞色舞,“给我来一杯君山银针,楚子航最爱喝这个。另外帮我向Mint打电话,说今晚我要包场中国北京的王府井小吃街。”
“……秘书觉得自己似乎走错片场了。
“顺便把直升机开过来在天台上准备,今天晚上九点我要从这里直飞北京!”情圣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恺撒低头按下一长串字母,点击发送。收件人,苏茜。

苏茜手机震动的时候她正在会议桌旁边,白衬衫穿得一丝不苟的楚子航正对着天蓝色的文件夹面瘫着脸读“狮心会二人转男子艺术天团的人员招募”,据说这个团体是副会长苦心孤诣想出来的对抗恺撒学生会蕾丝少女团的最好办法。可是楚子航对此很苦恼,为此他掉了好几根头发。
短信内容是:亲爱的苏茜,如果你今天能帮我把楚先生绑架到我那架私人直升机上的话,我想你会得到那条CARESSE D'ORCHIDÉES项链,我知道你觊觎它很久了。
苏茜在桌子下面动动手指,信息无声地发送出去。“成交。”
“最美的女人就要配最好的项链,合作愉快。”苏茜想到了这个金发男人喜上眉梢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
“咳。”楚子航注意到自己的副手露出了怪异的表情连忙提醒了一下,不然等下会议总结又要没人说了。苏茜见状连忙收了手机正襟危坐点头微笑。

会议结束以后,苏茜走到楚子航身边,“会长你今晚有安排吗?”
“写论文,下周一就要交了。”楚子航疑惑,“我们之间……有什么事需要吃个饭?”
苏茜心想不是我想请你吃个饭而是隔壁社团的老大想要泡你啊,人家还答应送我一条钻石项链呢,会长你要是也答应送我一条的话我就临时倒戈了。可是脸上还是得体的笑,“是诺诺,诺诺说想叫上恺撒一起吃饭,还有可爱的学弟以及终于要毕业的学长。”
“在哪儿?”楚子航问。
“恺撒说晚上去天台找他家直升机就行了,没准是西班牙的El Celler de Can Roca,他最喜欢那种调调。”苏茜耸肩。
“也有可能是北京胡同里的炸酱面,”楚子航面无表情地吐槽,“因为这阵容听起来像是去德云社踢馆。”
“哈哈……”苏茜干笑,索性转身“那么会长晚上见。”
“再见。”

楚子航没忍住还是给恺撒去了个电话,问他晚餐是什么性质的,觉得穿什么,以防自己真的穿着西装在北京胡同吃炸酱面或者穿着休闲服背着网球拍在El Celler de Can Roca里面对着西班牙菜发呆。
对方很快就接了电话,一如既往的轻快,“亲爱的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楚子航沉默了几秒钟,仿佛在适应前面那个亲爱的,“我是想问今天晚上的聚会是什么性质。”
恺撒在心里说了句,就是找个理由见你,然后非常诚恳而又认真的说,“家庭聚会,”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这句话是他刚跟路明非学来的,觉得十分适合自己。
“好。”楚子航没等那边说话就挂断了电话,坐在床边揉了揉太阳穴。
恺撒在那边忙得不可开交,他左肩夹着电话两只手在衣柜里翻找着,“诺诺,去北京王府井小吃街可以穿马褂吗?”
“少爷你也可以穿旗袍。”诺诺嚼着薯片口齿不清。

傍晚楚子航一个人走上大风喧嚣的天台时一眼看见了恺撒的那架湾流,高速旋转的螺旋桨,显然正在等人,他走过去,舱门打开,他一边跳上直升机一边说“抱歉来晚了”,没人应他。他回过头只看见恺撒一个人带着隔音耳塞似乎睡着了。正想问其他人在哪儿的时候直升机已经起飞了。
楚子航在心里嘲笑了眼前这个男人的幼稚,苦笑着把他叫醒。恺撒睁开眼睛,却没有一丝混沌,很明显他刚才是在装睡。
楚子航拔下他的隔音耳塞,“你现在满意了?”
“嗯,”那个男人直起身,在楚子航的肩窝处亲了亲,“很满意。”
察觉到楚子航有些发绿的脸,恺撒连忙松手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再也不敢了。”
楚子航笑了笑,虽然弧度很小可恺撒还是清楚的看见了,“我也想你了。”
恺撒伸手握住楚子航的手放在座位上,一根一根,十指相扣。
“我们去王府井小吃街。那是你的家乡,我想你应该会很熟悉。我查过百度了,也问过路明非了,他们都说你们中国有个叫清真爆肚的东西很好吃……”
楚子航又揉了揉太阳穴,果然不能带着意大利人来踢德云社的馆子。

第二天一早,恺撒的小秘书十五度微躬身聆听老板的教诲。
“你知道什么叫情圣吗?情圣并不是玫瑰花用卡车运来,在天安门广场放带对方名字的烟花,然后俩人手拉着手去米其林三星的西餐厅吃饭,那都是小学生谈恋爱。真正的爱情,跟对方一起喝泔水味的那什么豆浆,吃着热乎的辣豆腐脑你都觉得这日子太他妈幸福了。”
秘书对着恺撒越来越流利的京腔捂脸。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1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