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甜心二花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伞修】那棵树

(2015年湖南卷高考作文)
那天叶家的大公子负气离家出走,背着小小的包袱没带多少银两便出了叶家大门。好不容易行到钱塘,盘缠也终于见了底,索性坐在路边发呆。
倘若没人逼他成亲,那么可能现在坐在这儿的就是他的胞弟。明明是刚束发还未弱冠的年纪,为何要囚于家中?男儿当顶天立地云游四方,怎能因婚嫁便枉了自己一生?
可是应该干什么呢?家境富裕锦衣玉食的叶家少爷没干过粗活,他出来只是想学独步天下的武功,怎想如今连衣食住行都成了问题。
“在下苏沐秋,看公子的样子不像是本地人,我能帮上什么忙吗?”说话的是一个白净的少年,年纪和叶修相仿。身边跟了个小姑娘,静静地笑着,眉眼弯弯。
十里桃花,灼灼耀眼。

于是叶修就跟那人回家了。
后来才知道那人身边的女孩是他妹妹,叫苏沐橙,刚刚及笄的年纪。兄妹俩的父母都已经过世了,就他们两个人吃着百家饭长大,相依为命了很多年。恰巧的是,苏沐秋也有一个武林盟主的理想。然后叶修便在那里安了家。兄妹俩问起来他的家庭,叶修也不过是一语带过。
有一天叶修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颗小树苗,吭哧吭哧地栽到了院子里的水井旁,周围都是矮矮的杂草,孤孤零零的模样。
“叶修哥,这是什么呀?”苏沐橙围着那颗小树苗转来转去
“柳树。”叶修擦了擦汗,“柳树长得快。”
“那要多少年啊?”
“长成的话,十年吧。”苏沐秋从后面过来揪走了叶修,“别借着种树偷懒,今天才跟我比了几次!”
“喂喂别揪我耳朵!”

叶修每次一有空就去给小树苗浇浇水,松松土,树苗长得也很是快。

那时武林盟刚刚起步,所分的门派也比较少,两人便一边练武一边寻找阵营。其实去哪里都好,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好。而那时的苏沐橙整天都是无忧无虑的,没事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为哥哥和叶修的各种比试记下输赢,日子过起来是很快的。
然后有个叫嘉世的门派找上了他们,那人说话干脆利落,“我欣赏你们的才华,所以,你们愿不愿意加入我们?”
那时的叶修和苏沐秋迫不及待地想要证明自己,点头同意。

后来的事回想起来不过短短几句话。苏沐秋上山采药,又赶上天降大雨,从此再没有回来。其实苏沐秋只要再等上一天,就能看见嘉世在武林盟宣布自己的地位。然而,阴差阳错。
苏沐橙和叶修在山下等了整整五天,毫无音讯。然后回到小院子里,去了苏沐秋的衣物,在那颗小柳树旁边做了一个衣冠冢,立着小小的石碑。
叶修记得,那天风雨如晦,小柳树折了一半的枝条。

后来叶修成了名动天下的斗神——一叶之秋。这个名字可能是叶修对那个被他扔在家的胞弟一点安慰。之后叶修带领着嘉世连续三年夺下了武林盟盟主的位置。
每次夺冠以后,叶修都会来看看这棵小柳树,而他印象中的那棵小小柳树,也长得比他还高了。而旁边的小小石碑,上面的刻字的痕迹也有点失色了。
苏沐秋走的第四年,苏沐橙也加入了嘉世,为了完成哥哥的遗愿。嘉世的状态却一天不如一天,在第四年的擂台上,输给了霸气雄图。
那天叶修还是来了,坐在柳树下面,把手放在冰凉的石碑上,眼底深沉,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沐秋走的第七年,当初那个嘉世已经容不下叶修的存在了,来了一个武林新秀,叫孙翔。孙翔那个人太过狂傲,非常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成为新一代的斗神,然而三连胜的神话哪那么容易打破。
叶修终于退出了嘉世,自愿的,按照规定应该隐居一年。隐居对于叶修来所没什么大不了,他又回到当年那个小院子里去看那棵柳树,发现小院子被新的人家买了下来,开了一家叫兴欣的酒馆。还好那口井,那棵树还在。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那棵树又粗壮了不少,枝条也一天比一天繁茂。

叶修在那家酒馆里当了个伙计,闲暇之余就练练武,至于武器,就是当时苏沐秋打造的千机伞。他在那家酒馆里认识了练武奇才唐柔和包荣兴。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叶修的武功也更上了一层楼,有了千机伞也更是如虎添翼。
可是他每天晚上都会坐在树下,把头靠在石碑上,絮絮叨叨不知道说些什么。
再后来,叶修自己创办了新的门派,用的就是酒馆的名字,兴欣。兴盛的兴,欣欣向荣的欣。意思就是每天都会比前一天更好。

也确实是如此,是吧,苏沐秋。

苏沐秋过世的第十年,苏沐橙从嘉世脱身,来到了叶修身边。有人说,苏沐橙和叶修大概早已成婚了吧,可能明年武林盟盟主的位置就是两个人坐呢。苏沐橙笑笑,没说话。而叶修还是在柳树下练剑,或者长枪。
长枪上的红缨迎着风扬得老高。

日子还是在过。

苏沐秋过世的第十年整,叶修带着兴欣再一次站在武林盟的总盟主位置。虽然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跌破眼镜的结果。
那天苏沐橙还是偷偷地红了眼眶。哥哥你看,叶修自己一个人拼搏了十年,再一次实现了你的愿望。

是夏天了。
叶修带着颁发的金色令牌来到小院子,找到那棵葳蕤的柳树。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粗糙的树皮,耳边想起那人说的话,“长成的话,十年吧。”本是随口的话,没想带还真是过了十年。他半跪在石碑面前:“苏沐秋,我想你了。”完全没有提这十年来的辛酸,因为那些都不重要。只要他还能打一天,它所代表的就是两个人。苏沐秋和叶修。


“那个叶公子很久没回来了吧?”
“那何止是叶公子啊,他家是京城的名门望族。能到咱们钱塘这里来,也算是钱塘的福分。”
“那苏小姐呢?”
“归隐了吧。也是很久没见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成婚。”
“难说。”

再后来,苏沐秋走后的第十八年,叶修捡了个孤儿,收养了他,安家在钱塘的一个小村子里。每天傍晚都会带着那个孩子来那棵柳树下练武,那孩子看起来也是个聪明的。

石碑上的字早就模糊了,依稀能看见,挚友二字。那棵柳树,随风摇曳着,春天就簌簌落落好多棉絮。
是柳树中的棉花柳,绵延不绝的思念。



庭有枇杷树,吾友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庭有枇杷树,吾爱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