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甜心二花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楚子航/微楚夏】路

(2015年福建卷高考作文)
“记忆是人脑对经验过事物的识记、保持、再现或再认,它是进行思维、想象等高级心理活动的基础 。人类记忆与大脑海马结构、大脑内部的化学成分变化有关。”
——楚子航无数次地从书上看见这种类似的关于记忆的解释。人的大脑就像是一块磁盘,在特定的条件下极有可能发生记忆错乱,然而可笑的是你以为你的记忆都是对的。
楚子航觉得自己走过很多路,一条一条在脑内盘亘蜿蜒,缠绕成结。

最开始只记得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从家到幼儿园。那条路一点也不平,坑坑洼洼的,可是在路的两边长满了好看的花,黄色的,粉色的,姹紫嫣红,好不热闹。那个男人总是牵着他的手,或者抱着他,走过这条路,路上都是他和那个男人的欢声笑语。楚子航记得那时的自己比现在好很多,甚至知道怎么讨女孩子欢心,比如折一枝野花或者蒲公英,当着她的面吹口气,小伞就纷纷扬扬好远。这些可是他的师弟上大学之后才会干的事。可是这些也是极不清晰了。

后来,后来他便记得男人从学校接他,送他回家以后又独自离开的那条路。那条路很偏很偏,从他家小区后门的杂草从里生出来,然后弯弯绕绕很多岔路口。他曾试着沿着那条路往前走,出了小区之后便突然出来很多小路,他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只能原路返回,回家收拾东西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游乐园。他总是叫“爸爸”,却也从来不叫“父亲”。
再后来呢,也是最痛苦的记忆。传说中的000号高架路。在那条路上,男人给他放爱尔兰民谣,希望他以后能好好的,这样的一首民谣。在那条路上,男人像是最英勇的武士一样拔刀面对来敌,即使那个敌人早就超出了人类的范畴。在那条路上,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失去父亲了,即使那个人只会教你开车,但你也不想失去他,因为你只有这样会开车的他。在那条路上,他必须一个人开着迈巴赫,走过自己内心的恐惧,走过曾经认为不可能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那条路是那个男人用命换来的啊,还有爱。
那条路真长啊,自己一个人,很害怕。
那天暴雨狂流,雨水打在风挡玻璃上。他看见的只是透明的雨水,顺着雨刷流淌下来形成湍急的小河流。可是他又好像看见了鲜红的血,通红通红,又像是他自己通红的眼眶。

然后呢,然后记得的那条路是芝加哥的,在火车站遇见的那个莫名其妙的小师妹夏弥。从火车站到酒店,女孩蹦蹦跳跳的,嘴里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很讨厌聒噪的女生,比如那些高中同学,总是像一窝叽叽喳喳的麻雀。而眼前这个小师妹,虽然嘴一刻都没闲着,但是就是不会感到厌烦。路明非说,“原来师妹是这么美好的生物。”对此他很想点头同意。后来他才知道,一见钟情也许就是那么简单的事。因为你从第一眼开始就不讨厌的那个人,你会越来越喜欢她。
后来他问路明非,喜欢他一个人是什么感觉,那个师弟病恹恹地开口说了很多丧气的话,也许是后来良知发现,告诉他,如果你在说这些的时候心里想着她那就是她咯。
是夏弥。原来是夏弥。原来真的是夏弥。

最后记得的路,是尼伯龙根里的铁轨。黑色的,就像是没有尽头的一样,他真怀疑这条路走到底就是传说中的hell。可是自己的背上还有那个女孩,那个叽叽喳喳从来没停过的那个女孩,可能会是他的的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其实一点都不重,八十八斤。其实都是让人心疼的体重,他满心这样想着,想着明天中午去她家包饺子,最好是白菜猪肉馅的。
可是那个女孩,是耶梦加得。大地与山之王王座上的双生子,屠龙事业必须要除掉的人。是的,是人。直到现在楚子航还能清晰的分清耶梦加得和夏弥。那是两个种族的,及时他们存在同一个体内。
活蹦乱跳的,夏弥。

楚子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回想曾经发生过的事,比如那个男人还在的时候桌子上总会有热好的牛奶,香气四溢。比如妈妈总和闺蜜们喝酒,客厅里调的很低的空调温度。比如生日的时候一家人去游乐园,用相机拍下他在过山车上的惊恐的表情。比如仕兰中学细细密密的小雨里,学生们做课间操排成的一个个的方阵。比如卡塞尔学院里风骚的老校长,总爱喝酒的守夜人。比如卡塞尔校园里的音乐喷泉,滴滴答答地放着致爱丽丝。比如最大的对头意大利籍的学生会的会长,一头金发能晃瞎别人眼睛。比如红发巫女陈墨瞳,那个不起眼的师弟的暗恋对象。比如觉得自己很无能,可是眼神里能藏下一头狮子的师弟。
还有长长的高架路。
还有从自己胸口穿过的利爪。
还有。
还有。

可是然后呢,那些路盘曲折叠纵横交错,就像是混乱的荆棘,带着刺,让人遍体鳞伤。楚子航 也在这些荆棘里一步一步往前走,或者是,爬行。
在没有结果的生活里挣扎,一条条路在身边,缠绕,近乎窒息。

对于楚子航来说,有很多路,也有很多记忆。他始终都不想忘掉那些东西,即使有的会想起来还是痛彻心扉。但是除了那些东西,可能自己就什么也没有了。

他总是告诉路明非,如果你鼓起勇气去抢婚的话,我会帮你打爆车轴。那只是他心里的一种弥补。他不想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后悔,后悔那是世界上最不应该出现的词语。即使他在心里知道,就算打爆了车轴,恺撒还是会换上马车拉着他的新娘奔向婚礼的殿堂,而他的学弟只能蹲在路边脸上灰尘仆仆。可是还是要拼。
因为最后他也在北京破旧的小楼里,看见了自己心爱的女孩。
即使她乘着阳光,仿佛天使。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6)

热度(18)

  1. GIANCOLI宇宙甜心二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