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甜心二花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方林】等一个未来

(2015年重庆卷高考作文)
林敬言属于开荒一代的选手,第二赛季登上荣耀竞技舞台, 九年整,从原来的呼啸战队的队长变成霸图战队的老将,从猥琐流的唐三打变成也会笔直向前的冷暗雷。九年是很长的时间吧,长到自己都有点累了。第十赛季霸图战队被兴欣击败之后便宣布了退役。
记得自己站在发布会上记者纷繁闪烁的闪光灯里,说“我想,我是时候结束了……”真的要结束吗?他有时候会问自己,在公会部任职也挺好的,可能再过几年,方锐也和自己一样要退役了吧。
等到那时候啊,那时候。

他说那句话的时候看见方锐就站在台下,那个印象里还是少年模样的青年逆着记者的闪光灯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看的不甚清晰,大概能看见嘴角微微向下,隐忍的表情。
我等着你。
其实很舍不得,舍不得站在台上战斗的感觉,可能这种感觉不会再有了。舍不得那么多年一直亦敌亦友的开荒一代,比如叶修韩文清张佳乐魏琛,或者退役了的孙哲平。他们这一代人背负着太多了,退役,也是很好的。

他记得五年前,方锐刚被呼啸战队从蓝雨训练营里挖出来,一米七十多不到一米八的身高,青涩的样子,“林队你好,我叫方锐。”
当年谁不是少年。

后来那个少年看见自己就叫“老林”“老林”还有“林敬言大大”,嘴贫的难以表达。
后来自己被战队排斥,去霸图那天,方锐就站在战队大门那儿,不往前走,也没说送他去机场,也是这种表情,看起来像要哭,但是他那个年纪再哭出来就丢人了。方锐说,“等我。”
听起来就像是吾家少年初长成,好容易有了担当的样子。可是林敬言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等他有勇气和他在一起。

我们,等到心迹都表明,等到世俗都接受,等一个未来。

第十赛季季后赛的决赛场上,方锐心里不停地念着林敬言的名字,林敬言,林敬言。林敬言你看,我站在了最后的舞台上,成败在此一举,我要连着你那份一起拼下去!也只有这样,才不枉你心酸退役。

方锐!转型!再封神!
那个青年意气风发地站在闪光灯下,如同年少一般,嘴角翘着,眼睛里都是喜悦。

最后那六点五秒,即使很短,可实施最震撼人心的六点五秒。江波涛,周泽楷,孙翔相继倒下,荣耀大字闪出。
第十赛季,兴欣冠军。

方锐在最后那个时刻,他在心里说,“看到了吗老林?我,总冠军!”
——看到了,我在现场看的。
后来林敬言一边嗑瓜子一边告诉方锐。

终于等到你得到冠军戒指,虽然后来那枚戒指是你求婚时候用的那枚,贴近皮肤的一圈都快生锈了,也不知道你戴了多久。
这样,离他们两个当时的那个承诺又近了一步。

第十一赛季,苏沐橙和方锐带领兴欣战队再夺总冠军,冠军戒指又增加了一枚。那一年林敬言在霸气雄图的公会部混得风生水起,第十一区开放了,他在那儿当了分会的会长,角色还是冷暗雷。有时候会碰见来打野图boss的方锐,那小子开了个马甲在兴欣的大部队后面躲躲闪闪,偶尔冲上去给boss放个冷箭。
而大多数的时候,他会开着马甲溜到冷暗雷身边,找个土堆坐下,絮絮叨叨说战队里谁的银武又升级了,训练营里里又发现了谁有资格进战队,或者副本里出了哪几种稀有材料。林敬言这时候就会笑,“呦你这可是通敌啊,我要是告诉我们老韩你就瞧好吧。”那边总是呵呵地干笑,“反正咱俩以后也是一个阵营的。”
以后,多好的未来。

第十二赛季,兴欣战队季后赛第二轮输给了微草,无缘冠军。那天晚上的发布会林敬言反反复复地看了五遍,电视里方锐也没了平时爱调笑的样子,垂着头。
当天夜里方锐坐飞机从H市直飞Q市,直接奔到林敬言的宿舍。林敬言揉着眼睛起来的时候就看见青年红着眼眶站在黑暗里,那么的让人心疼。他走上前抱住青年,什么都没说。青年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说,“你等我再拿一个冠军。”林敬言拍了拍他的背,“好,我等你。”

第十三赛季,媒体们都说兴欣战队这一赛季从一开始就全力以赴,常规赛里积分甚至狂甩轮回二十分,每轮比赛的比分都没有低于八比二,最后以常规赛第一顺利升入季后赛。
夏日的夜里,方锐给林敬言发短信,“我快要等不及了。”林敬言看着屏幕笑了笑,把手机放在胸口,“我也是。要加油。”
季后赛横扫微草轮回,最后和蓝雨战到最后。最后三挑一,一寸灰,海无量和包子入侵对战夜雨声烦。最后一击是海无量发出的螺旋念气杀。然后夜雨声烦的血条清零,荣耀。
荣耀两个字出来的时候,林敬言刚好在国外度假,坐在咖啡厅里用笔记本看直播。林敬言觉得自己的手在抖,原来这么久,方锐终于做到了。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先是蓝雨的喻文州表达了遗憾,和以后会更出色的愿望,然后就是总冠军兴欣。苏沐橙拿着话筒说了好多,比如感谢全队人,感谢陈果,感谢叶修,还有感谢她哥哥。说了所有有关比赛的事情之后,她把话筒递给了旁边的方锐。
方锐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开口第一句话就吓傻了媒体。
他说,“感谢这么多年来大家的支持,我想是时候退位让贤了。”方锐的年纪在电竞圈不老,甚至可以说是正值当打之年,这突如其来的退役让冯主席连忙吞下两粒救心丸。

在一片吵闹声中方锐凑近话筒,“我在很多年前答应一个人,要拿下三届冠军再公开我们的关系。”他举起手里的戒指,“我终于完成了那个承诺。”
台下闪光灯开始疯狂闪烁,但是没有人知道他要说什么。
“林敬言,你在看这次的新闻发布会吗?如果在,听清我下面要说的每一句话,”方锐郑重地说,“我爱你。”
台下一下子炸开了锅,而冯宪君已经晕倒在地了。
“这句话我想说好久,现在大声地告诉你。我爱你。”方锐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平静,“我没有想这个社会能接受这种情感,但是我不想再躲了。”
“我会退役,甚至不在兴欣战队的公会部门。但是那句话我还是说出来了,我不后悔也请大家不要给我们的私生活造成压力,谢谢大家。再见。”
然后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这是方锐出道八年来第一次郑重的发言,也将会是最后一次。

林敬言坐在异乡的咖啡馆里默默红了眼眶。
“What’s the matter with you?”旁边的人关心地问。
“He said he loves me.”林敬言看着眼前氤氲得看不清的方锐的脸。

苏沐橙站在一边鼓掌,然后是乔一帆,罗辑,包荣兴,陈果,唐柔,安文逸,莫凡。在喧闹的环境下掌声并不洪亮,但是坚定平缓而郑重。
苏沐橙拿起话筒,“方锐先生,我以兴欣战队队长的身份正式聘请你为兴欣战队公会部部长,兼兴欣战队训练营教练,你愿意接受吗?”
“我愿意。”方锐的声音终于有点颤抖。

掌声一片。

我们都在等待,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林敬言和方锐等了这么多年,也终于等到了一个未来。

等一个未来。
等到了吗?
等到了。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