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甜心二花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韩孙】一吻天荒

韩文清x孙哲平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见的双总裁设定……
ooc抱歉
有私设

现在是第十一赛季,韩文清在带领霸图拿到第二个总冠军之后宣布了退役,记者发布会上张佳乐看着韩文清的眼睛跟他说,“老韩你别后悔。”韩文清少见地笑了笑,“我不知道什么是后悔。”张佳乐也笑了,右手握成券在韩文清肩膀上擂了一下,“好样的。”张新杰在旁边推了推眼镜,走过来 抱了抱队长,也说了句“祝福。”韩文清也笑着说谢谢。电视转播的时候弄疯了一群观众,记者也是不明所以。后来兴欣战队的包荣兴总结了一句,“这个哑谜有点厉害。”
有点厉害。

孙哲平窝在沙发里啃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冻西瓜看电视,看到电视里台下记者面面相觑的样子忽然就笑了。这个时候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清脆的“滴——”的一声,他用另一只没碰西瓜的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咧开嘴笑,露出两排白牙。
刚才还在电视上声明自己退役的韩文清说:“我在去机场的路上,从h市到b市最多两个小时,马上回去。”
孙哲平甩了甩另一只手上的西瓜汁,“好。”

韩文清虽然是退役了,但是孙哲平偶尔还是要在义斩上场的,所以孙哲平索性就在b市买了套别墅,坐落在郊外,颇有些与世隔绝的意味,就是每天去战队里训练有点麻烦,孙哲平现在在考虑要不要投资一下政府让政府开一趟地铁,从家直达战队,毕竟开车太麻烦容易堵车。韩文清在知道这件事以后绝对不同意这房子孙哲平一个人掏钱,都是纯爷们儿,谁靠着谁啊?然后从工资里分出两千多万,对半分,买了一套相当不错的房子。张佳乐听说这件事以后死活都要来这房子里度假,结果韩文清瞪他一眼他立马就消停了。
孙哲平有的时候觉得这世界真奇妙,他以前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纯直男,即使撇下家族企业去打游戏最后也是要回去然后找个门当户对的妹子结婚,在白发苍苍的时候还对着笔记本打游戏。想想也挺带感的。当然了,他那时候也觉得韩文清是个纯直男,那个让人看了就想上交钱包的脸,简直就是打击犯罪分子公益广告上的模范人物啊,这种人能不是直男吗?他的生活就应该是跟歹徒搏斗在电视上接受采访混得好还有可能的个感动中国啥的。回家跟小女友卿卿我我,不小心惹人生气了还得跪搓衣板。
没想到啊没想到,最后俩人都弯了,还在一起了。

话说那年第四赛季的全明星周末,最后一天晚上职业选手出去喝酒然后唱k。那个时候的联盟人没有现在多,又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妹子,自然要有妹子们的待遇,那就是去ktv不用唱歌,听汉子们干嚎就可以了。喝饮料喝到一半楚云秀说来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然后一帮人附和说好啊好啊,第一轮孙哲平就挂掉了,一想当时张佳乐还真是唯恐不乱,拍着桌子说来吧孙哲平你跟下一个输的亲一下要不你把一箱酒都喝了。结果下一轮输的是韩文清。孙哲平恨不得捅死自己,职业选手又不能喝酒,所以呢……众人起哄用激将法,孙哲平一拍桌子站起来一脚踩着桌子一边喊,“来老韩我就不信了别告诉我你他妈不敢”韩文清黑着脸站起来的时候张佳乐还在一边喊“亲嘴啊脸不算”韩文清一把拽住孙哲平穿的百花队服的领子,然后大无畏地亲了上去。
全场皆静,然后不知道谁开始的噼里啪啦一顿掌声。孙哲平反应过来一把推开韩文清开始擦嘴,韩文清的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之后呢,孙哲平训练总发呆,一发呆就发到北京天安门跟着天安门广场的五星红旗飘啊飘,张佳乐好不容易get到了副队长报复队长的机会,整天开始老妈子的模式,天天揪着小错误不放叨逼叨,孙哲平恨不得抡起菜刀砍了他。
而韩文清呢,在张新杰严谨的默默无声的鄙视目光下也有点意识到自己哪里不对。最后还是自己贴心的副队一语中的:“韩队,我们跟百花战队来一场友谊赛怎么样?就去他们的k市。”韩文清觉得这提议好啊,然后跟百花副队张佳乐打了个电话沟通了一下,第二天霸图战队全员就飞了过去,在机场还收到了百花战队的热情欢迎。百花的队员意外地发现自家队长今天好像特别特别帅。

不得不说张新杰和张佳乐在某些方面是真•神助攻,在张新杰说的“我们队长是来调养生息的”鬼话和张佳乐说的“我们队长最大爱好是助人为乐”的扯淡之下,两人开启了k市三日游。各个旅游景点都去了只看见乌乌央央的人头,就差没去少数民族家里买点特色首饰啥的。
第三天实在没地方去了,最后韩文清跟孙哲平去楼下买早餐,上楼的时候韩文清忽然兽性大发把孙哲平按在墙上强吻,孙哲平反应也是够快,扔了手里的手抓饼就去扣韩文清的后脑,谁也不让谁,结果最后俩人回去之后发现早餐扔楼道里了只能再下楼买。
也就是那个时候,两个纯爷们儿历经心理斗争,变成弯的之后,还在一起了。来让我们鼓个掌,啪啪啪啪啪啪。

后来张佳乐听说了这件事,扯着脖子谴责孙哲平这种为了汉子丢了队友的早餐这件事。而反观霸图副队,默默递给韩文清一个纸袋,结果发现里面都是使♂用♂说♂明。
所以说,职业联盟真是个团结友爱的大集体。

韩文清在外面敲门,咚咚咚咚咚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孙哲平悠闲地去厨房洗了个手,然后才慢悠悠地去开门,门外站着一脸“你不给我钱包我就强暴你”的韩文清。
“哟,韩队退役回来了?”孙哲平冲着韩文清笑笑就往屋里走,“跋山涉水地坐飞机感觉怎么样啊?像不像找情郎的小姑娘?”
韩文清的脸更黑了,“幼稚。”
“不说了,”孙哲平忽然转过头,伸出双臂迎着他,“欢迎回家。”
韩文清大步走过来在孙哲平嘴角落下一个浅浅的吻,竟好像他们两人之间的初吻一样。

一吻天荒。


后记:后来孙哲平的邮箱里收到了一封来自张佳乐的邮件,就只有一首歌的歌词,孙哲平找了那首歌哼哼了几句,找个地方把歌词打了出来装上相框摆在客厅。

谁在寻找 大雨滂沱/挣脱谁的怀抱/每分每秒对我都算是煎熬/谁对谁错 爱多爱少/不需要再计较/只是我 曾这样 深爱过/一瞬间 紧紧拥抱/无处可逃 一吻天荒/永远不会凋谢的花/一转眼 忘了时间/丢了感觉 黑了世界/再逞强 再疯狂 也会伤/不知不觉 后知后觉/然后发现 失去直觉/忽快忽慢 忽高忽低 时间过了/好的坏的 笑的哭的/爱的恨的 都算什么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