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甜心二花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清北】霸道副总爱上我

先说明,这个文就是写着玩的
在下是个起名废
清华北大的拟人 清桦x北岱
其中 法迪是法大,中国政法大学,出场了一点的北悠是北邮,北京邮电大学

清桦在接到人事通知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只是从他一惯阴沉的脸上看不出来有什么表情。之前听说要来一个新人,也知道总经理的位置要换届选举,然而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这个新人就是新任总经理。
周围的同事看见清桦这个样子,大多数人想上前安慰几句却没有勇气。本来就是严肃的副经理,整天就是“你欠我二百万冥币”的样子,从来没见他笑过这么严肃的人,谁敢跟他说话?。好友法迪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就是新来的海龟吗?清总你一出马什么样的人还不被您斩落马下啊,要是个御姐的话您还是可以色诱的啊。”清桦拍掉法迪的手,斜视了他一眼,锃亮的黑皮鞋啪啪啪地走远。
剩下法迪一个人在原地想了一会,拿出手机:“喂,小悠啊,你是不是说你哥要回国了?”对面的女声停顿了几秒钟:“是啊。迪哥你想见他了?说起来,你们是很久没见了……”法迪按了按额头:“你哥哪天上任啊?”“明天啊,”女声说道,“明天晚上出来吃个饭?叫上桦哥吧。”法迪叹了口气:“你自己给他打电话,我可不冒这个险。”对面的女声停了几秒,有些垂头丧气:“好吧……你就知道把不好对付的留给我。”

第二天一早清桦请了假,没理由。法迪面对八卦的群众,想了半天才给了个理由,“他啊,可能是在家里闹别扭呢吧。”众人哗然,同时脑补出平时酷帅狂霸拽的副总在家里抱着小花被在床角画圈圈,“嘤嘤婴董事会不让我当总经理,伐开心。”所有人打了个哆嗦,停止了这个丧心病狂的幻想。正当所有人惋惜看不见酷帅狂霸拽的副总惋惜失望的表情时,楼层的电梯门开了。
走进来的并不是白色深V衬衫黑色高腰裙脚踩三寸高跟的女战士,而是穿着一身Giorgio Armani的男人。纯正的男人,面容并不像清桦一样冷峻,甚至有点温柔书生的样子,只是脸上没有任何的笑容,甚至连招呼都没打,就一路目不斜视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沉默了三秒钟之后,人群里的小姑娘们开始爆发:“啊啊啊啊啊啊我刚才看见了什么!是我们的新经理吗!”“妈呀!帅哭了!”“禁欲系的呢!”“有锁骨!我看见了!”“你个死女人!守不守妇道啊!光天化日之下发花痴!”“我乐意你管我啊?”
法迪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咳,我说,都该去工作了吧。”所有人逃之夭夭。

下午清桦开着自己拉风的跑车来了,一走出电梯就能听见女同事们在嘀嘀咕咕地议论今天新到任的经理。尤其是他在听见了“你看北总瘫着一张脸,再看看清副总黑着一张脸,诶呦呦,这日子没法过了。”类似的话之后,脸好像更黑了。
等他好不容易在自己办公室坐下了,办公室电话又好像催命符似的铃铃铃响个没完,清桦皱着眉接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个好听的男中音,有点阴柔但是听起来让人很舒服,“是清桦副总经理吧,我是今天新来的北岱,现在有点业务上的问题想要问一下您,您如果方便的话请来我的办公室一趟。”清桦啪叽扣了电话。
北岱用的是敬语,在礼节方面不可谓不周全,只是语气里却又带着点高高在上的意味,让清桦恨不得把电话摔他脸上。
这是法迪的慰问电话已经打了进来,语调轻快,“清总你来上班了啊,是不是今天上午在家里的沙发上默默哭来着……你看没看见今天来的北岱啊,公司里所有的雌性现在可都是一心想着他啊,唉我这公司第一大帅哥的地位岂不是不保?”清桦嘴角抽了抽:“法迪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他叫我去他办公室。”法迪在那边幸灾乐祸:“那您老慢点,注意安全。”清桦阴沉着脸直接挂了电话。

清桦站在北岱的办公室门口伸出右手食指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开始礼节性地敲门,咚咚咚三声,直到听见里面说的那句“请进”,他才推门而入。
一进门就有些愣怔,眼前的这个男人,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的攻击性,甚至有些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感觉,只是眼中的冰冷却直直地迸发出来。
北岱从堆积如山的文件夹里抬起头说:“您好我是新来的总经理,我叫北岱。以后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您指出,我会改正。”礼貌到死的语气,清桦斜了斜嘴角,“我是清桦,希望日后相处愉快。”
北岱指了指桌子上的蓝色文件夹:“清副总,这个案子之前一直是你在管对不对?我想问的是,这次的设计从一开始就不符合客户的要求,但是根据这里的记录来看,由你领导的设计方面并没有因此做出改变,反而和客户之间椅子是一种僵持的状态。请问你是否意识到这会为公司带来损失?”
清桦听到这件事以后眯了眯眼,其实原因很简单,在这个没人把设计师当人看的时代,每个人都有权利支持任何一个设计师的创作,这是一种基本的尊重。
“首先,我不认为这件事我有做错。”清桦往前走了几步,绕过办公桌走向北岱,然后俯身伸手支在北岱座椅的扶手上,把北岱全进一个狭窄的空间里,语气带了点胁迫,“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位设计师的劳动成果。”
北岱把头往后不着痕迹地靠了靠,维持在一个安全距离之后才开口:“顾客就是上帝,这是准则。”
清桦勾了勾嘴角:“我想你在工作之前应该先学会什么叫尊重。”
北岱的眉心皱成了浅浅的“川”字,没有说话。
“那么,北总经理,我们来打个赌,”清桦的上半身又向下倾了倾,“如果,客户最终通过了我原本的设计,我就做你的男朋友好不好?”
北岱抬头:“随你。”



——fin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2)

热度(24)

  1. 一叶知落秋木苏宇宙甜心二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时遂之森宇宙甜心二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