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甜心二花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刚晋】至死

杀破狼2
洪文刚x高晋
有私设

高晋第一次看见洪文刚的时候,高晋才七岁,那个时候他被人贩子从中国香港运到柬埔寨。
被扔进拥挤的火车厢,周围都是看管他们的人,腰里别着短刀和手枪。他见过枪响的样子,声音大得吓人,子弹从里面直射出来,能瞬间打碎玻璃,能瞬间击穿钢板,甚至能瞬间穿过人的胸膛。高温的弹壳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响声散落在地上,噼里啪啦。
他曾眼看着他的父母,作为香港的贫民百姓,一个被子弹穿过后脑,一个被子弹穿过左胸,倒在大雨瓢泼的新界街头,死于黑帮械斗。之后自己被不明人士带走,变成所谓的“货物”。在他的周围有很多跟他一般大的孩子,甚至有的比他还小,他们刚开始不停地哭,被威胁恐吓之后就小声抽泣,直到最后身体缺水嘴唇干裂再也哭不出来。从始至终,高晋没有发出过一声声响,因为他知道那样的做法毫无用途。
那次坐火车可能是他在火车上走过的最长的路,无边无际的荒山野树,漫无边际的枯草,耳边的隆隆声响个不停。高晋想过要不要咬舌自尽,可是每次牙尖碰到舌头他就会控制不住地发抖,还不到时候,还不能死。他一直这样告诉自己。
那趟火车终于到站了。依然是拥挤的人群,恶心的气味,周围的人操着一口流利的,但是自己听不懂的语言。未知的恐惧。
他听见了枪响,这是这几天他最害怕听见的声音。枪声在人群里炸开,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跑,跟着拥挤的人群拼命跑到一个巨大的柱子后面,躲好。哪怕那个时候他的手还被粗粝的麻绳捆在一起,动弹不得。
他看见有许多穿着黑衣服的人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他最害怕的手枪,轰轰轰轰轰轰一刻也不停地响着,目标是带他来这个陌生地方的人贩们。在强力的火力压制下,穿黑衣服的一方获得了胜利,胁迫他的那群人连滚带爬地出来了一个人,那个人跪在那里不住地磕头,嘴里说些什么因为距离太远听不清楚。这时穿黒衣服的那一伙人忽然退到两边,从夹道处走来了一个住着拐杖的年轻人。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年轻人将改变他的一切。
那个年轻人的拐杖在安静的火车站大厅发出的回音让人胆战心惊,冷漠,肃杀,带着莫名其妙的血腥气息。那名青年就那样站在那里,没开口说话,就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高晋之后看见一句话:他是此人,站在此处,不动不怒,就已足够。
那个青年说了些什么不知道,看他的表情也只是无一例外的冷峻,后来青年接过后面的下属递来的手枪,扣动扳机。呯——对面的人缓缓倒下。然后对面的那些人屁滚尿流地逃走。
高晋看到眼前的景象,不敢动。他想等所有人都走了走之后在出去,试着能不能找回回去的路。
“柱子后面那个小孩,过来。”
高晋听到这样的声音,第一反应是恐惧,发现是那个瘦弱的年轻人。他走了出去,周围的穿黑衣服的人都端起枪指着他,他的小腿有点发软。
那个青年笑了笑:“把枪都放下,别吓到小孩子。”说的居然是中文。
高晋走过去,那个青年蹲在他的面前:“我叫洪文刚,你叫什么?”
“我叫高晋。”高晋听话地回答道。他的声音有点不成样子,因为长时间缺水的缘故。
“好,高晋,你愿意成为我的人吗?”
高晋舔了舔干燥开裂的嘴唇:“我愿意。”
“那好,”青年牵住他的手,“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要替我拼命,知道了吗?”
“知道。”高晋狠狠点头。

在之后的日子里,高晋被送去日本,接受了一场残酷的忍者训练。在那里他会每天被迫吊在房梁上十几个小时,或者说穿着黑色的夜行服每天晚上趴在十层楼高的大楼外墙。这就是所谓的卖命,首先你必须要强大起来。
高晋有的时候在夜里高楼的外墙上,会看天上的星星。那个时候天气很好,天上的星星能看得很清楚,一闪一闪地,那么亮,亮得好像那个人跟他说话时的眼睛。
再后来,他成长得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被他派去了泰国在那里当泰国监狱的一名狱长。经过那么多年的培训,他完全可以被派出去当一名杀手,只是他记得那个那人轻轻摸着他的脸,“可是我舍不得。”
到了那里他才知道泰国监狱的作用远远不只是关押犯人,而他被派去当狱长的原因是洪文刚在泰国贩卖人体器官,他需要一个地方来关押器官的“容器”。监狱是最直接的地方,它被建造出来的作用也是关押人。
这个监狱分为两部分,一般是正常的犯人,而另一半则是组织关押的货物和背叛组织的罪人。长期以来,他穿着黑色的窄腰西装,走过层层铁门的长廊,他见过无数次“容器”们被拉出去的时候撕心裂肺的样子。他早就看得麻木了。
洪文刚也会来泰国看他,说是看他不如说成是视察工作。他也是后来才知道洪文刚有先天性的心脏衰竭,以及那天他看见的场面只是简单的黑帮血拼。
高晋还是一如既往地听从洪文刚的话,作为老板与下属的关系,洪文刚对他的态度算是最好的那一类,因为洪文刚有的时候会给他带来各式各样的袖扣或者领带夹。他记忆力孱弱却威严的那个青年,变成了更威严的男人,直到变成有些衰老的男人。

洪文刚在电话里告诉他他要和弟弟进行心脏移植手术,只有这样他才能活下去。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高晋的心里竟然不是“杀死自己的亲弟弟天理不容”,而是洪文刚可以有更长寿命的那种欣喜。洪文刚告诉他一定要看住那个叫陈志杰的背叛者,他是警方安插的卧底。高晋下意识地用力点头:“我一定不辱期望。”后来才发现对方根本看不见。
可是那种必须尊敬必须敬仰的情感已经印进了他的脑海,他的骨骼,他的每一寸肌肤。

高晋和陈志杰还有那个泰国警察进行殊死搏斗的时候洪文刚就在医院里面的手术室里,哪怕那个手术时并没有医生。
只是不能让他们进去,死也不能让他们进去。

被强大的冲力扔出来打破玻璃窗的时候他的脑中还只有一个念头,“别让他们进去,为此我可以把上面的人拉下来。反正我也不怕死,我的命是洪先生给的。”
下坠,抓住上边的锁链,结果自己的领带被陈志杰抓住。
领带一点点收紧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自己一定会死在这里。可是自己也逃不了。

生命开始倒计时。

五。
爸爸妈妈我来陪你们。
四。
洪先生我可能不能保护你了,你自己要坚持住。
三。
“你愿意成为我的人吗?”
二。
从你救我的那刻起,我就知道我的命就是你的,我的人也是你的,还有我的心。
一。
洪先生,我爱你。

零。
归于窒息。



——fin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

热度(9)